峨眉山"堵路风波"初步平息 还有“辍朝假”
17/06/26 四海资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这两天中国之声持续关注了峨眉山景区村民阻路维权事件,这场一度造成景区关闭的风波,如今终于平息。昨天,峨眉山市人民政府正式发布通知,对村民在“分红”、“养老”、“林权”等方面的诉求进行了回应,今天上午,景区秩序已全面恢复正常。

  村民:现在事态基本上平息了,政府把详细的解决方案以通知单的名义发到我们手里面,村民看了以后都没有什么意见,现在路都畅通了,村民都走了,一切恢复正常,该做生意的都去做生意了。

  □记者游晓鹏

  引子

  7月1日,乐山市委、市政府抽调力量充实群众工作组,继续进村入户,将《通知》传达给村民,向村民解释《通知》内容。绝大部分村民对《通知》中的4点具体措施表示接受,不再阻路。目前,前期被阻断的景区万年寺路口、两河口路口道路已经畅通。

  据发放到村民手中的《峨眉山市人民政府关于解决峨眉山景区群众有关具体问题的通知》记载:

  一、从2014年开始,峨眉山景区管委会每年将门票总收入的3.5%作为专项资金,按当年实际在册村民人数,每人每年不低于1000元的标准,每年12月31日前直接发放到村民;

  二、从2014年7月1日起,对具有景区户口的常住村民,女性年满55周岁,男性年满60周岁的从当月起,每人每月发放500元养老补助费,终身享有,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每5年提高一次标准;

  三、黄湾乡政府将林权证发放到户,从2014年7月1日上午开始在各村村委会发放,林地勘界不清的,核实后再更正;

  四、今后景区的用工岗位,在同等条件下一律优先录用黄湾乡村民。

  黄湾乡万年村党支部书记王大怀声音沙哑地告诉记者,门票收入和养老补助今天就能兑现。

  王大怀:从今天开始,先发2014年最低标准,也就是1000元的50%,就是500元,这个今天能兑现。今天还要发放一个费用是55岁女性、60岁男性发放7月份的养老补助金500元。

  关于林权证,王大怀说:村委会已经拿回来了,还没来得及核实,界定,包括一些误差的核对,核对好了以后,没问题以后,我们在最近几天发放到每位村民手中。

  除了大家统一得到休息的旬假、节令假,唐朝还有不少给人生重要时刻放的假,显得相当人性化。

  综合《唐六典》、《唐令拾遗》及《太平御览》的记载,以一位出生、成长于南阳,但在洛阳上班的唐代公务员为例,假如其十七八岁就参加了工作,二十岁时举行成年加冠礼时,上司会给假三天,并且“给程”,也就是来回路上耗费的时间不计算在内;将来,他要是参加五服之内亲属的冠礼,也会给假一天,但不给程。

  如果这位官员年轻有为,被上司提拔到比较远的地方去锻炼,会给一个为行程做准备的假,叫做装束假。其长短视路程远近而定,“一千里内者四十日,二千里内者五十日,三千里内者六十日,四千里内者七十日,过四千里八十日”。唐朝疆域广大,玄奘的父亲就是在漫长的上任路上遭人谋财害命,所以出趟远门要带足东西,还得留神安全问题,得好好准备准备。

  假如这位官员二十二岁结了婚,会有九天的婚假,给程;有亲属结婚,也会依据亲疏远近,享受一至五天的假期。回乡祭祖,给假五天,给程;给亲人扫墓也有假,但只有任期超过五年的官员才有资格享受,五年有一次10天或15天的拜扫假。

  考虑到很多公务员远离父母,在外地工作,不便团聚,唐朝还制定了省亲假,每三年给官员一次回家探亲的假,时长为一个月或三十五日。但是这种假,五品以上的官员必须奏请上司同意,不能说走就走,毕竟时间太长。

  再往后,如果遇到父母、亲戚以及授业恩师去世,会有丧事假。老师去世,给假三天;父母去世,官员一般要解官,三年侍丁。除去这些,日常工作中,有时难免会有私事要抛开工作去忙,不要紧,每月可以请两日事故假。

  考虑到唐朝官员已经拥有账面上的113天假期和不定期的辍朝假,再算上个人能休的各种事假,唐朝公务员每年的休息时间可能已经超过了今人。今人账面上约有125天假,包括春节等11天节假、104天周末以及5~15天的带薪休假。

  白居易工作玩乐两不误

  其实,开国前期,唐朝公务员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事务繁杂,到了休沐日或者节令假日,也常常加班。到唐高宗时,国事趋于安定,皇帝心疼下属,于是下旨说,现在天下无虞,再遇到旬休的日子,“许不视事”,大伙可以休息了。地方官立刻照此执行,但京官们还是忙得脱不开身。于是,唐玄宗在开元年间不得不继续鼓励官员公休,到天宝五年下令,正式免除了京官们旬节休假期间上朝的惯例,颇有些“强制休假”的味道。

  白居易有长期的京官经历,又曾在江州、苏州等地做过地方官,他的诗歌无意中也透露出自己办公和休假的情况。唐敬宗李湛宝历元年,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他在《郡斋旬假命宴呈座客示郡寮》中写道:“公门日两衙,公假月三旬。衙用决簿领,旬以会亲宾。公多及私少,劳逸常不均。况为剧郡长,安得闲宴频。下车已二月,开筵始今晨……”在《秋寄微之十二韵》中也有这样的描述:“清旦方堆案,黄昏始退公。可怜朝与暮,消在两衙中。”

  也就是说,当时官员处理公务,分“朝衙”和“晚衙”两次,每天登堂务公两次。白居易是个伟大的诗人,也是个好官,他辛苦做事,所以平日里的这“两衙”忙得昏天黑地。上任两个月后,他才终于腾出空来休息了一次,跟宾朋同事尽情宴饮作乐,纵观《郡斋旬假命宴呈座客示郡寮》,十六句诗有八句是讲这个宴饮Party的美酒、美食、美女和欢乐场面,足见当日放松之彻底。

  末尾,他不忘自己公务员的使命,带着微醺醉意点评当朝休假制度,说“无轻一日醉,用犒九日勤。微彼九日勤,何以治吾民?微此一日醉,何以乐吾身?”在治吾民和乐吾身之间,白乐天已经找到了平衡点,那就是工作日就得效命朝廷,玩命干活,休息日则彻底放松,喝他个一日醉又如何。会工作又会玩,还有政绩,所以苏州人民对白居易爱戴有加。他离开苏州时,好友刘禹锡曾作诗说“苏州十万户,尽作婴儿啼”,好生不舍。

  如今的公务员即便是在节假日,在公众场合喝得烂醉也是有风险的。在唐代,官员没这个顾忌,因为政务之余,朝廷是鼓励官员“任追游宴乐”的。玄宗时曾下过《许百官游宴诏》,“自今后,非惟旬休及节假,百官等曹务无事之后,任追游宴乐”,也就是不止节假,平时只要该忙的事忙完了,想怎么乐怎么乐。甚至,官员们还被鼓励“每旬暇日寻胜地宴乐,仍赐钱”,这出游的盘缠、帐篷、酒食开支都由财政报销。唐德宗时,每逢重要节假日,“自宰相至各省奏事官员,各得赐钱五百贯文至一百贯文不等,朝廷委派度支于每节前五日支付,永为常式”,“过节费”已形成定例。当然,这种花纳税人的钱休假宴游的做法并不符合现代社会准则。

  韩愈不满考勤叫板上司

  唐朝的休假福利足够任性,可以说在前朝基础上,建立了一个丰富而人情味十足的休假体系。虽然假是官员们所享受的,但由此促动的节假活动的兴盛,极大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时尚和风气。到后来,过惯了逢节有假的日子,遇到节庆不放假,还会引发不满。

  唐代有位日本和尚在中国待了很多年,他的日记《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件事。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大兴土木修筑仙台,工地上每天有三千人忙碌,其间赶上寒食节,按例应该放假七天,但朝廷不让停工,这下工匠们大恼,“怨恨把器伏,三千人一时衔声”,劳动工具扔在地上一起咒骂,结果“皇帝惊怕,每人赐三匹绢,放三日假”才算了事。与以往不同,唐代在服丧期间还可以免征劳役、赋税。这个制度在后来的各个朝代也有所采用,体现了旧时代的人文关怀精神。

  但节假日多,不等于没有约束。唐代的休假制度有放有收,三品以上官员请假前要告假,假期结束了要到各自的官衙里打卡销假,叫做“参假”,超期不归则要处罚,比如,唐文宗太和八年,御史台曾规定放假逾期要罚一个月的俸禄。还有一些官员,找各种借口多得假期,白拿俸禄,朝廷的办法是克扣他的俸禄给顶替者。

  到了晚唐,藩镇割据天下不稳,官员的考勤也愈发要紧,假日常被克扣。贞元十五年(799年),汴州叛乱,韩愈带着家人从开封匆匆逃到徐州,谋了一个节度使推官的小官做。结果上班头几天就有小吏来告知,半年之内必须每天“晨入夜归,非有疾病事故,辄不许出”。韩愈相当不爽,但怕丢了工作没有立即发作,忍了几天终于忍不住,写了《上张仆射书》一文给上司,直言如此考勤自己“必发狂疾”。

  乐山市委副书记、峨眉山市委书记罗佳明表示,从村民反映的诉求来看,有一定合理性,但是采取维权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堵路维权,伤害的不仅是自身和景区的利益,还有广大游客的利益。峨眉山景区管委会整顿和规范旅游秩序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这样一项关乎民生、关乎发展的重大决策,没有充分调研听取各方意见,匆忙出台,引起了村民不满,导致此次事件的发生。罗佳明同时表示,要结合当前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进一步拓宽民意诉求渠道,广泛听取群众意见,把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解决在基层。

  另据证实,峨眉山景区管委会副书记、常务副主任冯庆川和办公室主任徐平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记者白宇 刘涛)

  韩愈把话说得相当有道理,你看重我韩愈,不是因为我能不能准时上下班,而是我的才能。你给我安排的活我都干了,何必拘泥于我有没有按时打卡呢?韩愈还给上司出了个改革方案,让大家“寅而入,尽辰而退;申而入,终酉而退”,换言之,凌晨3~5点上班,干到9点;下午3到5点上班,晚上7点下班,剩下的时间自由安排。韩愈还说,假如您不这么干,全天下的人不光会说你只是可怜我才给我口饭吃,还会说我给你打工不是因为你有“道”,就是图俩钱而已。

  韩愈说话直爽坦率,这番话放在今天也有大批拥趸,不过别忘了,考勤制度历来是老板的权柄重器,哪能讨价还价。韩愈的上司是南阳人张建封,能文能武也爱才,他是如何回复韩愈的不得而知,但怕是难完全遂韩愈的愿,因为第二年夏天,韩愈就辞官去了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