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欣 不如支招好创意
17/06/23 博彩开户

  【事件】动画片《葫芦兄弟》将被拍成真人版电视剧引发网友吐槽“拍砖”

  【观点】对“真人版”改编或翻拍,我们需要多一些鼓励和建言

  广州作家张欣最新小说《狐步杀》出版,接受本报专访:

  日前,广州著名作家张欣沉寂近四年后,推出最新小说《狐步杀》。该小说进入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并风靡于《北京文学》、《小说月报》等杂志,深受读者好评。近日,该小说单体本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张欣被称为最早找到“文学上的当今都市感觉的人之一”,她善于充分揭示都市社会人际关系的奥妙,并把当今文学中的都市感觉和都市生活艺术提到一个新高度。接受采访时张欣表示,“我不在意别人只看到有关我‘都市、女性、爱情’这些标签。”这部《狐步杀》,记者认为其闪烁着广州文学积极向上、格调明朗的亮色,当是张欣向社会写实转型的重头作品,也是广州文学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文化成果。

  文、图(除署名外)/ 广州日报记者 吴波

  文学应成为“人往

  高处走”的精神助力

  《狐步杀》的价值在于对当下问题的正面引导,弘扬正能量,这是用坚守对抗南国都市现状的迷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评论家钟晓毅指出,“在还没有多少作家去观照都市生活的正面价值时,张欣已用她的写作实践在思考如何把现实发展中的都市,与文学经验中的都市表现出的正反两面——乐观积极与悲观彷徨的两种矛盾特质,较好地融汇在一起,创造出一个较为全面的当代都市形象。她尤其擅长在对都市的困惑与迷惘中,站在‘人’的立场上,宏扬‘人’的精神,确立‘人’的价值,人是由动物进化而来的,但人还需要进化,文学应当成为‘人往高处走’的一种精神助力,成为人上进的精神灯火。”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应该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从两桩案件中,我们不难看到,钱财是罪恶的直接根源,它让老王一家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积怨;它让十年寒窗熬出头的端木哲不惜铤而走险,心怀叵测。小王和端木哲完全迷失在金钱的泥淖中,弃亲情,丧人性。小王不顾母亲的心脏病,和医院争,同哥哥吵,还将母亲推倒在地。端木哲大学毕业后,没回过家,没寄过钱,亲情在他心里抵不上一沓钞票。究其原因,小王从小受宠,挥霍成性,钱是他玩乐人生的保障;端木哲从小受穷,饱尝冷眼,钱是他跻身塔尖的幻想。

  作者将狐步舞曲分别飘荡在两桩案件中,渲染一种紧张诡秘的气氛,舞曲“潇洒灵动中杀机四伏,你进我退,我退你进”,“所有的刀光剑影暗藏于无限优雅之中”,这是案件特点,也是两种力量暗中较量的过程,也是小王、柳三郎这些看似优雅之人的心理写照,内心蛰伏魔咒,平静的外表后常湍流涌动。

  用坚守对抗都市中的迷失

  张欣的《狐步杀》,写爱情的语言美轮美奂,写警察的奉献和牺牲催人泪下。小说以故事取胜,而阳光富含哲理的语言更吸引人。与她众多作品一样,故事以南国为背景,以通俗化的手法、独特的题材和视野,将南国都市人和物展现得淋漓尽致。不仅拥有直面现实问题的社会性容量和人性内涵,更传递了“接地气、贴民心”的正能量。

  小说情节紧凑,引人入胜,以两桩死人案件的调查为主线,串起与案件相关的人物经历、生存状态和都市风情,真实展现了一个时代、一座城市的特有风貌。

  故事从两起看似普通的案件展开,老干部老王因为看护的疏忽突然死亡,在医院与家属的调解中,家庭中所有暗藏的矛盾和纠缠迅速恶化;服装设计师柳三郎因为妻子外遇而离婚,而妻子的外遇对象因为私制冰毒被通缉,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警察忍叔和年轻的搭档周槐序深藏在民间,密切关注着有关的蛛丝马迹,在缓慢地进展中,真相在敬业和专注中慢慢走向清晰,所有的事件都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在这个戾气四溢的时代,作者依然有可贵的静默与坚守。小说在描写时代的紧张与戾气的同时,生动塑造了忍叔这样一个警察形象,他平凡而坚韧,沉默而专注,敬业而执着,十多年如一日默默追踪一桩看似毫无进展、毫无线索的案件,在忍叔身上,有着作家对当今时代某种人性的赞美——“总有一些笨人忠于职守,总有更多的人选择正直、善良、是非分明,专注到极致”。

  “张欣属于会讲故事的作家”

  有评论指出,“张欣属于会讲故事的作家,她的小说《狐步杀》证明了:一个作家要讲好故事是有难度的。”接受采访时,张欣表示,“故事是小说的灵魂,作者就是一个手艺人,再高的艺术境界,都要依托故事来证明。”这篇小说的故事相当复杂,有多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张欣不仅能将多条线索梳理得很清晰,而且所讲述的故事具有层次感。第一个层次是关于爱情的故事,第二个层次是关于凶杀的故事,第三个层次是关于刑警的故事。由爱生恨,造成了凶杀,凶手的逃逸,引出了刑警。张欣的小说始终有一种贵族气质在荡漾,她在书写世俗生活时仍然保持着高贵气质,流露出她对贵族精神的追慕。

  小说延续了张欣小说一贯的特色——好看,看似平淡的案情下的暗流汹涌,山重水复中的柳暗花明,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的结局,还有美丽的爱情——隔山隔水、重重障碍下的向往、吸引和绵绵爱恋。值得一提的还有小说的语言,爽利而一针见血,有着一个成熟女性作家历经人生风雨的睿智、通透和宽和、悲悯。

  张欣是一个能够敏锐感受到时代痛点的作家,这部《狐步杀》同样如此,小说通过两起普通案件,反映的是我们当下时代表面繁花似锦、欣欣向荣,实则充满个人的紧张和心里阴暗面。小说中,两手沾满血腥的真凶都是正常逻辑推理中最不可能犯罪的平常人,他们生活富足,功成名就,人生该有的全部都有,但是事实远不如表面那样平滑,在某一个瞬间,人性中蕴积的压力在欲望的挑战面前,全部化成尖利的戾气,正如小说中所说的“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每个人都在跟自己做斗争”。

  对话张欣:都市繁华背后的彷徨

  广州日报:能谈谈创作这本小说的初衷吗?

  张欣:我个人坦诚,过去的作品或许有些灰暗。人生是一段一段的,会有一些变化。写这个作品之前,我发现:一个作家不管你反思或者鞭挞了多少社会痛点,社会阴暗处照常病入膏肓。于是,我便着手从正面来写这部《狐步杀》,想写一部正能量题材的作品,或许算是一个初衷吧。

  广州日报:您觉得该小说创作的难点在哪儿?

  张欣:大家都知道,负面怎么写读者都会信,因为现实是这样。但写正面形象,有时候我写着写着,某个人物形象我自己都不相信了,要把正面人物写得栩栩如生,这是非常难的事情。

  广州日报:您怎么会想到给新小说取这样一个名字?

  张欣:书中两桩死亡案。高干兼藏书家王老先生住在医院里由护工陪护,突然死去;另一桩案件是化学老师端木哲因为贫穷,失去了喜爱的姑娘苞苞,为了赚钱,他制造减肥药,结果闹出了人命,他也随之神秘消失。两年后,端木哲的手机开机启用,他似乎浮出了水面,追踪调查,他竟然两年前就惨死在设计师柳三郎手下。

  两个凶手在生活中是非常优雅而成功的,常说良心丧于困境,他们根本还没到这个地步,杀机隐藏于优雅之中,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面对的恐怖的戾气。这种优雅,我想到了狐步舞,于是就选用了“狐步杀”这个名字。

  广州日报:作为都市中的一员,您自己是否彷徨过?

  “拍砖”不如支招好创意

  ——从动画片《葫芦兄弟》将翻拍遭吐槽说开去

  一则关于动画片《葫芦兄弟》将被翻拍成真人版电视剧的消息近日引发网友大吐槽,纷纷“求放过” 。有意思的是,电影《美国队长2》 《超凡蜘蛛侠2》在即将上映之际来中国进行宣传,却受到粉丝热烈追捧。同为根据动漫改编真人版作品,引起的反应怎会如此大不相同呢?好莱坞的英雄们比我们的葫芦兄弟惹人喜爱?否也。网友们“求放过” ,更多是出于“怕动画经典被毁”的担心。

  客观地讲,对于“葫芦娃”将由动画版变身为真人版,网友的担心可以理解。原因是这两年不少经典故事被改编成电视剧或被重新翻拍后,都成了“雷剧” ,伤了观众的感情,坏了大家的胃口。此前我们改编自日本动漫的真人版电视剧像《网球王子》 《一起去看流星雨》等也都剧情“狗血” ,惨不忍睹,给人的感觉是水土不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示的《关于2014年2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通知》显示,40集电视剧《金刚葫芦娃》将于5月开机。比起只有13集的动画片,电视剧版的剧集增加了不少,在剧情介绍一栏中,还可以看到剧情明显比动画版复杂很多,动画片中的经典形象“蝎子精”“蛇精” ,在电视剧中则成了“邪恶四妖:红蝎精、黄鼬精、黑鼠精、绿蛇精” ,基于以上,难免让人联想到此前很多改编经典时采用的“烂招” ——胡编乱造、大量注水等极有可能再被用到“葫芦娃”身上。倘若真如此,真是“毁了记忆” 。

  但是,对一部尚未开拍的作品就做盖棺定论式的否定合理吗?恐怕不然。动漫改编的真人版电视剧反响不错的范例也有不少,像韩国版的《花样男子》 、台湾版的《粉红女郎》 ,说不定我们的改编者多接接地气、多花些心思,也能做出一部好作品来。因之,急着吐槽、“拍砖” ,不如以平和之心静待结果。此外,根据我国经典动画改编的真人版电视剧尚属少见,所以换一个角度想,尝试让《葫芦兄弟》 “变身”也可谓勇气可嘉。对于现在风靡全球的钢铁侠,据漫威掌门人Kewin Feige说,也曾有过“当年我们做《钢铁侠》的时候,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那是谁? ’ ”的质疑。结果最终说明了一切。

  再有,好的故事需要传承,只有流传下来才是活的。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6年出品的动画片《葫芦兄弟》 ,曾经带给很多70后、 80后童年无限乐趣。但对于“葫芦娃”的故事, 90后、 00后可能就不会有太多印象。记忆再美好,故事再动听,只是深深地埋着,不把它挖出来,长此下去也容易淡出人们的记忆。就像我们小时候电影里演的小兵张嘎,试问现在的小朋友有几个知道的?当然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点、追求和人物典型,但当孩子们对超人、钢铁侠、美国队长、咸蛋超人等外来者耳熟能详,而对本民族的好故事、英雄人物、优秀传统知之甚少时,就应该引起思考了。

  张欣:彷徨每个人都有,我也有。我年轻的时候在友谊商店看到别人打开钱包,很厚的一叠钱,我心里就挺酸的,我自己也很努力工作,但是买不起。彷徨都有,不会天生很坚强。我们过去没选择,大家都穿一样,固然是一种痛苦。但是你们现在可以任意选择也是一种痛苦,全都是好的,哪个都不能撒手,什么都要,就变得疲于奔命。

  我们需要更多的好故事,也需要创新呈现故事的方式以适应时代。过去记忆中承载着优秀传统美德的好故事不能被丢掉、被藏起来,对“真人版”改编或翻拍,我们不需要“拍砖” ,需要多一些鼓励和建言。美国的《超人》有动画版、电视版、电影版,接连不断地拍,韩国有对外来动漫很好的本土化经验,这都值得我们学习。对于吐槽,翻拍方不妨多了解网友的关切,集思广益,从各方面认真对待。我们也不妨多一些宽容,给电视剧《葫芦娃》多一些期待空间。

  陆尚

来源:http://www.uywang.com/rogI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