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藏》首席专家汤一介 享年97岁
17/06/10 足球网上投注

  【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专家学者典型】

  “一介”书生的家国情怀

  本报讯 今天上午,记者从中国戏曲学院获悉,被誉为“武生泰斗”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金璐先生今早7时56分在家中仙逝,享年97岁。

  王金璐1919年11月22日生于北京,原名王庆禄,曾用艺名王金禄。1931年考入中华戏曲专科学校,排在“和”字班,为第三科(金字科)学生。初从陈少五、王荣山、蔡荣贵、鲍吉祥等学老生,并从曹心泉习昆曲。14岁拜马连良为师。15岁后专工武生,16岁北平“童伶选举”中当选“生行主席”。先后师从曹玺彦、迟月亭、诸连顺等,从李洪春学红生戏;毕业后向丁永利求教,分别与金少山、侯喜瑞、尚和玉、马德成、筱翠花、言慧珠、李洪春、奚啸伯等合作演出。1947年参与组织中华戏曲专科学校校友剧团。后在北京、上海等地演出。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京剧实验剧团、上海京剧院演员,中国戏曲学院教师。

  ——记《儒藏》项目的首席专家汤一介

  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一位87岁的老人依旧笔耕不辍。作为《儒藏》项目的首席专家,他把这个浩大的典籍编纂计划延续到2025年。

  作为当代中国哲学界代表性人物之一,从上世纪80年代创建中华文化书院推动“文化启蒙”,到90年代最早提倡“国学”,汤一介把做学问与时代赋予的使命融为一体,思索着中国哲学在不同时代的沉浮。

  “事不避难,义不逃责”

  汤一介1927年生于天津,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汤用彤是久负盛名的国学大师,言传身教对子女影响很大。父亲嘱咐他的两句话“事不避难,义不逃责”是家风。意思是勇于承担困难的事情,对合乎道义的事情负责。

  青年时期,汤一介目睹旧中国积贫积弱,百姓颠沛流离,深感痛心。他曾回忆道:“我十六七岁时,抗战最困难时期,写过一篇文章《一滴汽油一滴血》批评达官贵人浪费汽油。”

《儒藏》项目首席专家汤一介:“一介”书生的家国情怀

汤一介近照 资料图片

  1946年,汤一介考上北京大学。从此一生都在读书、教书、写书、编书中度过。在北大求学时期,他结识了妻子乐黛云——这位后来在中国比较文学界举足轻重的学者。如今,他们过着平静的生活。

  因为历次的政治浩劫,他与同龄人一样,耽误过做学问的大好时光。上世纪80年代,他以“知天命”之年重新焕发学术研究的活力。从此用“只争朝夕”的精神工作,为中国哲学研究的开拓与发展付出辛劳。

  中西方文化“和而不同”

  上世纪80年代起,各种学术思潮涌动,整个社会掀起文化热潮。针对当时兴起的“国学热”、“东方中心论”,汤一介开始就持冷静的态度。

  他曾撰文写道,在中国我是第一个发表文章批评“文明冲突论”的。当时,美国学者亨廷顿发表《文明的冲突》风行一时。对此,汤一介立即给予批评和回应。他用“和而不同”的思想指出,文化可以不同,但可以和谐相处。

  怎样实现文化共处呢?汤一介认为唯一的途径就是对话。只有互相理解、相互尊重,才能取得共识。以北京大学哲学系为核心,组建了中国文化书院,汤一介任院长。书院举办了“文化系列讲习班”,还举办了有数万学员参加的“中外文化比较研究”函授班,推动了当时的文化启蒙运动。

  他先后出版《郭象与魏晋玄学》《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道释》《在非有非无之间》《佛教与中国文化》一系列著作,主编了《中国文化书院文库》《20世纪西方哲学东渐史》《国学举要》等大型丛书,创办了中国文化书院等学术机构。

  汤一介反对人们用“国学大师”称呼他。他认为,“大师”应该有一个思想的理论体系,而他自己只是中国哲学问题的一个思考者。

  在汤一介的书架上,整齐地排列着已出版的100册《儒藏》,藏蓝色封皮,烫金的字,格外悦目。作为这部集中华儒家文化精髓的浩瀚工程的总编纂和首席专家,汤一介责任重大。

  自上世纪90年代起,他就希望编纂《儒藏》典籍。2003年,教育部正式批准由北京大学主持制定、汤一介为首席专家的“《儒藏》编纂与研究”方案,作为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立项。在汤一介看来,这个项目自己责无旁贷。

  十年来,《儒藏》系列已出版百册“精华编”,按照计划到2025年《儒藏》全本将全部完成编纂。整个项目将涵盖历史上儒家主要文献,包括历代学者研究著作等,还包括受儒家文化深刻影响的韩、日、越三国用汉文著述的主要著作,如今已吸纳四国大约500名学者。

  汤一介倡导弘扬儒家文化的宗旨是“放眼世界文化潮流,传承儒学思想精粹,阐释儒学特殊理念,寻求儒学普遍价值,创构儒学新型体系”。

  在他眼中,中华民族正处在伟大复兴的前夜,当一个民族处在复兴前夜之时,她必须回顾自己的历史文化,从中汲取力量。他深刻认识到,民族和国家的复兴,必须以文化的复兴为支撑。

  其短打戏均有较高造诣,为杨派传人之一。在武生行当里,堪称全才,凡长靠短打武生戏,能演200余出,冠绝梨园半个多世纪。1990年,王金璐主演电视剧《武生泰斗》,曹禺先生为王金璐题字:“武生泰斗饰演武生泰斗 你和墨璎是天生的一对”。之后,社会各界都以“武生泰斗”尊称王金璐先生。年近八十岁时,王老在长安大戏院演《挑滑车》,剧中高宠挑车力竭时的“摔僵尸”动作,是表现英雄壮烈牺牲的“戏核”,演出时王老照摔不误,让全场观众一齐惊呼,紧接着爆出雷鸣般的喝彩。

  其人生故事也颇为传奇,当年他的妻子李墨璎为他放弃名门家世,携手近八十年鸳盟未改;李墨璎去世前常年身患重疾,王金璐一直守候在身边精心照顾爱妻。马连良“文革”遭难之际,弟子中也只有王金璐与张学津冒死登门探望。

  2012年记者曾采访王老,当时他已93岁高龄,但腿脚利落,思维清楚,跟记者聊着聊着就能表演上一段。他家住三层楼高没有电梯,每天跑着京剧圆场就上了楼;牙口胃口都好,能大口吃红烧肉。老人家对记者坦言:“我当年学艺,不是为了艺术,而是为了吃饭。”但其对艺术精益求精孜孜以求的态度,却让人不禁感慨:如今太多号称为了艺术的,饭都太容易吃了。

  王金璐先生的去世,也让梨园人士和戏迷们纷纷哀叹:“3月吴素秋,4月梅葆玖,5月李世济、6月王金璐,大师相继离世,京剧艺术何以为继?逝去的是一个时代。”

  (新华社北京8月2日电 新华社记者 赵琬微 宋玉萌)

  本报记者王润 J069

  

本文转载于http://www.vertu888.com/xsoCDR/ed2gvSn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