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失窃案中能破案并追回的仅占被盗总数的5% 藤条手工制作卖千元(图)
17/03/07 真人现金网

  ■本报记者 陆益峰

  自从人类有了博物馆以来,艺术品盗窃案就一直如影相随。美国一名专门研究艺术品犯罪的学者多尼尔克曾说:“如果将全世界失窃的艺术品组建成一座博物馆的话,这座博物馆堪比世界上任何一家最伟大的博物馆。”

  一项统计显示,从1976年至2010年间,英国共有约5.3万件艺术品被盗,是全世界艺术品失窃最多的国家;美国登记在案的失窃艺术品为2.1万件,居第二;法国、意大利则分列第三、第四位。

  一些世界闻名的博物馆,如伦敦大英博物馆、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加德纳博物馆等都遭遇过盗窃案,而此次法国枫丹白露城堡15件艺术品被盗,盗贼竟然只花了7分钟。“神偷”为何屡屡得手,博物馆失窃又为何如此频繁呢?

  博物馆安保松懈让盗贼如入无人之境,这成为艺术品被盗的重要原因。

  2010年5月19日,法国巴黎的现代艺术博物馆5幅总价值上亿欧元的世界级名画一夜之间被盗走。这批名画包括毕加索的《鸽子与青豆》,亨利·马蒂斯的油画《田园曲》等。案发时,盗贼将这所博物馆的安保系统关闭,切断大门上的挂锁并破坏了一扇窗户后,头戴面具,只身潜入馆内,不过这一过程被监控摄像机拍下。当夜有3名保安值班,但他们“什么也没看见”……

  2004年,大英博物馆多件中国文物被盗,现场没有任何玻璃破碎的痕迹,盗窃者也没有触发任何警报系统。发现失窃后,大英博物馆一时竟无法知道到底丢失了多少件展品。事后分析原因发现,大英博物馆面积庞大、展品众多,但是安保人员的数量有限,每个展室内也只安排了一两名工作人员,于是盗贼便有机可乘。

  除了盗贼“技术高超”外,这样的“盗宝案”往往有博物馆内部员工的里应外合,或者根本就是“内鬼”所为。2010年,埃及马哈茂德·哈利勒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价值5500万美元的凡·高油画《罂粟花》失窃。埃及内政部的消息称,种种迹象表明,一名博物馆员工参与了此次盗窃活动,或者这名员工就是盗窃者。此外,埃及政府调查后发现,马哈茂德·哈利勒博物馆存在多处安全漏洞,馆内47个监控摄像头仅有7个能够正常工作,而警报系统则完全失灵。

  而在2006年8月,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共有221件馆藏珍品被盗,总价值约为1亿美元。警方调查后宣布,46岁的女保管员拉莉莎·扎瓦斯卡娅是该案件的主谋。据其被捕的丈夫和儿子交代,扎瓦斯卡娅从1992年起就开始将藏品从单位“捎带”回家,父子俩将藏品转卖出去。藏品一般可卖几百至数千美元,以此补贴一家人窘迫的生活。不过蹊跷的是,扎瓦斯卡娅在案发前几个月就已在办公室突然死亡。

  “孩子出生那年,一辆小竹车16块钱,可是买不起。现在,一辆360块,我还是喜欢它。等我抱上孙子,我就给他坐这个车。”说这话的人,是安乐林路北、北京君玉达商店的石女士。这家商店开业于1999年,年头不太长,却一直出售着老北京常见的童车——小竹车。

  这家商店约有六七十平方米,是个典型的老式商店。柜台一排排,货架一个个,里外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相比现在的超市,它的货物零散得多,从摊煎饼用的竹耙子、暖壶内胆、搪瓷尿盆、木把墩布这些老生活品,到现代生活常用的陶瓷洗手池、墙壁开关、LED灯泡、洗衣机管子,都能买到。

  最吸引人的,是店门口摆着的几辆小竹车。买菜用的最小型160块钱,能面对面坐两个小孩子的小竹车最经典,360块钱。还有高档的用藤条制成的,大约1000元。这些车打磨得挺光溜,虽然做工比不上现代工业产品精致,“都是郊区的小作坊生产的,全手工活儿!”

  “冬天卖不动,夏天不够卖。一个月就能卖十辆八辆。”售货员石女士说,“当年满大街都是用它推着孩子,现在却不多见了。守着永定门外这片平房区,老人很多,尤其是老太太,你给她新式的小车,她不习惯,就喜欢这小竹车。”

  居民们口口相传,让这家小店的主顾遍布京城。“有些住在通州的、昌平的都来这儿买。”前年还来过一个老外,也买走了小竹车,“人家说,是在天坛附近看见遛弯的老人推着,觉得这东西是手工的,很有味道。至于老外买它回去做什么,咱就不知道啦。”

  据石女士介绍,这家商店,原为管片的房管所所有,曾经开过饭馆,直到1999年,做成了一个日杂商店,后来改为承包经营。“饭馆改商店的时候,我们连装修都没做。”虽然摆着柜台,看上去不像超市,但实际上,这个商店一共也只剩下五六个职工,平时一两个人看店,顾客来了,自己选购,够得着,您自己拿货找售货员结账,够不着的,售货员帮您拿。

  正聊着,一位先生进来看小竹车。先看了看便宜的,又看到了藤条的:“这车得500块吧?”石女士一听一咧嘴:“五百?那您就别摸啦——我跟您开玩笑呢,这车1000块,藤子的更结实,竹子的更实惠。”

  作为售货员,石女士也有着自己的小竹车情结。而今她已过退休的年纪,她说:“我的孩子今年33岁。他小时候,这一辆小竹车16块钱,买不起啊。”现在几百块钱买辆童车已经算是便宜货,高档舒适的,从千元到上万都不稀罕。“可是我就喜欢它,孩子坐在里面必须直着腰,对他长身体有好处。将来抱了孙子,如果让我看,我就一定用这小竹车。”

  最后,还有一些人打着科研的名义与博物馆接触,实际上是盗窃文物。

  2014年11月,埃及一家地方法院缺席审判了3名自称为研究人员的德国人,他们被判处5年监禁。据报道,该案发生在2013年,这3名德国人伙同6名埃及人从胡夫金字塔内盗走了带有法老胡夫名字卷轴的碎片以及一些石头标本。这3名德国人当时对胡夫金字塔管理方表示,他们需要卷轴碎片是为了测定其年代,以验证一种冷门说法——胡夫金字塔比通常认为的还要早几千年。幸运的是,埃及方面已经在2014年8月追回了卷轴碎片。据统计,在如此众多的艺术品失窃案中,最后能破案并追回的艺术品,只有被盗总数的5%。

  小竹车中间的一块板抬高,前后能坐两个孩子。“对啊,现在不是放开二胎了嘛,这个小车最合适。”来看小车的先生说。(张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