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搏克传承的另一种可能 中国原创文学告急
17/03/03 真人现金网

蒙古搏克传承的另一种可能:找寻城市节奏

图为2015年夏参加全民族大联欢时的景象。 杭盖 摄

图为2015年夏参加全民族大联欢时的景象。 杭盖 摄

图为城市搏克擂台赛的竞技现场。 斯钦巴特尔 摄

图为城市搏克擂台赛的竞技现场。 斯钦巴特尔 摄

  呼和浩特11月6日电 题:(行进中国)蒙古搏克传承的另一种可能:找寻城市节奏

  作者:乌瑶

  “其实我们做的就是为蒙古摔跤职业化发展找寻到一种可能,提供一种思维。我们对这个社会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推动这样一项传统运动走进城市,帮助他找到在城市发展的节奏。”

  36岁的巴根是一个精力旺盛的蒙古族汉子,这些天他正在带领团队筹备将于本周六举办的搏克城市擂台赛年度决赛。经此前八场月赛选出的16位冠亚军将一决雌雄,胜者将有30万的奖金。“我们为了这一场比赛已经准备了两个月。背后的事情太多了。”

  搏克,即蒙古族摔跤,与射箭、骑马并称为蒙古族男儿三艺。搏克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元代广泛开展,于2006年被列入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巴根自2003年起开始关注城市中的搏克运动,并于2012年成立公司,致力搏克城市擂台赛。“我从2003年开始关注在城市中举办的搏克比赛,也赞助过。后来我们考察了诸如散打、日本柔道、美国篮球等多种成熟的商业竞技模式,探寻搏克城市擂台赛的可能性。”

  “我们想做的,就是让这项有深厚历史积淀、又有群众基础的传统运动,被现代人所接受。”85后的蒙古族姑娘顺子是巴根搏克事业的合伙人,她告诉记者,“我们用现代人的方式进行包装。把搏克搬上10米直径的圆形擂台,加之现场灯光音效,配合以boxing风格主持人的现场解说。都市人是买账的,他是有价值的。人们乐意花钱去看,也能吸引到企业的广告投资。”

  “搏克运动很能体现出蒙古人拼搏、平等、崇拜强者的民族精神,是一种正能量。”顺子告诉记者。

  “与传统搏克相比,肯定是有所区别的。”草原上的搏克比赛一般都在水草丰美的夏季举行,会吸引周边优秀的搏克手前来,搏克手们会在草原上找一块平坦开阔之处,人们两两分组,开始比赛,摔倒的自动退下,胜者继续较量,直至选出最终冠军。巴根团队的搏克城市擂台赛将比赛场地搬进室内,对部分搏克技巧进行规范、对比赛时限设要求,促使运动员主动进攻。“为的就是使比赛更具观赏性。”

  自2012年6月2日“开打”以来,现已举办92场搏克擂台赛,保守估计有近千名优秀的搏克手走上擂台,他们有来自内蒙古、新疆、甘肃、青海、辽宁等地的业余搏克手,也有来自蒙古国的专业搏克手。现在许多汉族搏克手也被吸引而来。

  这两年间,记者也观摩过数场搏克城市擂台赛。场内很high,观众以蒙古族为主,不少人还会特意穿着传统蒙古袍前来观看。很多搏克手体重都二三百斤,身高1.80以上。他们在比赛前会跳着传统的鹰舞、熊舞登上舞台亮相,挨个排开,很有气势。

  除了搏克擂台赛,巴根运营搏克的另一条主线是线下健身俱乐部,不仅依靠俱乐部来提供资金支持,也通过邀请业余搏克手与会员互动,来推动搏克在城市中的普及。巴根透露,俱乐部选址要求是在常住人口超十万人的城镇中心,目前已开业8家。

  在巴根看来,一种文化能被传承的关键在于与时俱进,蒙古搏克擂台赛正是这样一种迎合当下的探索。巴根告诉记者,古老的传统经过不断的改变才能传承至今。城市化、赛事化是未来博克的一种发展方向。现在蒙古国乌兰巴托的蒙古搏克手大多数都进了城,穿西服,开着车。而内蒙古的搏克手大部分是业余的,主业是放牧,技能也有待继续提升。

  盘点2016年上半年读者阅读现状,记者发现影视IP的原著作品在各大榜单上占据了大面积位置;同时IP效应已燃至电子书领域,出版业新产品格局正在成型。2015年被称为“IP元年”,到了2016年这股势头愈演愈烈,原著小说被“爆买”不说,连句台词也能催生畅销书。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大声呼吁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时候,回过头来却发现:外国小说已经大举攻占中国人的书架,《岛上书店》、《解忧杂货店》等书长期在榜。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吴波

  热播影视剧

  成畅销书推手

  热播影视剧引发读者关注其同名原著作品这一现象在2016年图书排行榜中仍然明显。提到上半年最火的电视剧IP,《欢乐颂》当之无愧,甚至剧中一句台词就能让冷门经济学著作《集体行动的逻辑》卖断货。《欢乐颂》催生畅销书的同时捧红了原著作者阿耐。据悉,阿耐的另一部《大江东去》也十分畅销,依靠极佳的口碑,甚至出现了六次断货的情形。5月底,号称“国内首部翻译职场题材”的《亲爱的翻译官》接下接力棒。原著小说《翻译官》创下首印20万册纪录,成为青春文学类最热新书,同时将“口译”这个冷门职业带入大众视野,极大促进了“职业向”小说的发展。

  另外,借着网剧《余罪》的火热势头,已上市的五部原著小说携手横扫各大网站榜单,一时出现“屠榜”盛况,大卖一百万册,打破了先前《太子妃升职记》、《无心法师》的“网剧火、原著卖不动”的魔咒。随着第二季的开播,这一数字还将持续上升。此外,《最好的我们》和《冰与火之歌》都进入了2016年Kindle电子书关注度排行榜的榜单前50名。

  电影方面联动效应同样显著。创下华语爱情电影票房纪录的《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同名小说销量一路高歌的同时,作为影片线索的《查令十字街84号》——这部46年前的冷门作品一夜间被送上了文学类榜单冠军宝座,成为当前中国文艺青年必读书目。

  而全球级重磅IP电影《魔兽》的登陆更是为书影联动加了一把火,全中国掀起一股“魔兽情怀”热潮,据记者调查,不论是官方小说珍藏套装,还是《杜隆坦》电影小说,均出现断货现象。

  外国小说大举攻占中国书架

  在IP遭追捧的当下,众多新进入文化产业的公司却发现已无多少新IP可买。热播剧《余罪》影视版权几年前已经卖出,但过来咨询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在国内IP被瓜分的情况下,众多影视机构走出国门,某资深影业人士戏称,中国影视公司已经组团去好莱坞扫货。

  记者梳理了近四年来的图书市场,惊人地发现,几年来外国小说一直霸占着图书排行榜。从10年前出版的《追风筝的人》到10年后的《岛上书店》,国外畅销书每年都有新作,动辄都是几十万册、几百万册。仅以网络书店为例,在亚马逊上,排行前十的小说,国外小说占了七个;在当当网上,排行榜前十的小说,国外小说占据了九个;在京东,甚至排行榜前十的小说作品全都是引进的。而在地面书店,根据开卷数据显示,外国小说同样占据了一大半的市场份额。

  同少儿市场类似,国内几家主流出版机构在外国文学领域都有涉足,并挖掘到“金矿”,无论是老牌社人民文学、译林,还是以经管书为主的中信出版集团,抑或者民营出版机构巨头新经典、读客等,都是如此。以读客为例,四年前开始发力外国文学,已经先后出版《银河帝国:基地》、《岛上书店》、《无声告白》等百万册级别畅销书。作为近几年风头最劲的出版机构,读客图书今年推出了风靡全球的现象级畅销小说大师肯·福莱特的《巨人的陨落》,这部多达1168页的超级小说目前总销量已迅速突破10万册,让人大跌眼镜。

  “目前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文学最大市场之一,《岛上书店》仅中国卖出去的数量,就已经远超作者其他国家销售数量的总和。在中国文学没有成为世界主流文学之前,外国文学必然成为中国市场的主流。”读客图书总编辑许姗姗总结说。

  出版业进入

  纸电同步新时代

  在“亚马逊电子书榜单”上可以看到,《余罪1》一度拿下总榜第一,其余四部同时杀进前六十名;《魔兽》系列纸质书陷入断货的窘境,五本电子书都在前一百之列;《欢乐颂》系列三本与《大江东去》也榜上有名。

  近年,以读客图书、博集天卷等为代表的图书公司开始大举进攻电子书市场,其收入在整体营业额中的占比不断上升。譬如《余罪4》在亚马逊的电子书定价为20.9元,纸质书网站价格为29元,价格相差无几,但是扣除折扣、物流、印刷等费用,电子书利润已大幅超越纸质书。

  而最新的《余罪5》纸质书尚未上市,电子书已抢先推出,一跃挺进“亚马逊电子书榜单”前50。对此,记者采访了读客图书版权经理刘女士,刘女士向记者介绍,“我们现在的书都是纸电同步发行,对于那些让人一口气想读完,阅读体验黏性很强的小说,我们会优先推出电子书,这也是响应读者的诉求。”

  “我们希望中国未来也能有职业搏克手出现,他们仅靠搏克就能买车、买房、娶媳妇。也希望能出现像足球先生一样的搏克先生。”谈及未来,顺子也是一脸憧憬。(完)

  除了迅速增长的收益,刘女士还说明了电子书给出版业带来的新转机,“电子书对市场的反应非常灵敏,能帮助我们更直接地看到读者的反应,就像《余罪》网剧一开播,第一部几天就杀回了总榜第一,这就是IP覆盖全渠道的庞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