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大白"网上卖疯 埃科:只能解决将来的问题
17/02/20 足球博彩网

  这几天不少人的朋友圈被一只胖嘟嘟的白色充气机器人刷屏了,他叫“大白”,是迪士尼和威漫第一次联姻的“混血儿”、《超能陆战队》里的“萌宠”,刚刚走完奥斯卡红毯,捧得最佳动画片的小金人,2月28日就匆匆赶到中国来与影迷见面。《超能陆战队》登陆中国内地大银幕,并一举拿下了3800万的历史第二开画成绩,仅次于2011年《功夫熊猫2》在中国创下的5345万开画纪录。

  据了解,这个叫大白的充气娃娃机器人衍生品在北美已经卖爆了。而且大白比电影较早地出现在了某宝网上,仅一个月,一个商户就销售了2000多件。是什么让大白成为新一代的萌神呢?

知识分子应起到什么作用埃科:只能解决将来的问题

    北青报青阅读记者曾于2007年专访来华访问的翁贝托·埃科,下文为当时稿件的一小部分

  短腿胖大白原型是只“怪兽”

  严格来说,《超能陆战队》并不是“改编自漫画”,而是“由漫画启发”,电影沿用了一些漫画主角的名字,仅此而已,故事背景和角色属性都是全新构造的。

  漫画《超能陆战队》其实在漫画界默默无闻。原著中的大白全名“怪兽大白”,由小宏发明出来作为保镖,替代去世的父亲。怪兽大白平时是人类形态,体格壮硕,战斗时可以变身为龙和机器人,彪炳霸气,摧枯拉朽,跟呆萌、柔软这些词毫不沾边。

  不过,迪士尼想让大白在外观和行为特性上都与那些“巨大的机器玩意”截然不同。剧组花了3年多的时间,把原著中有些吓人的“大怪兽”转化为一个无比可爱的白胖子。

  设计初衷就是“令人想拥抱”

  大白恐怕是你最不会选择成为超级英雄的家伙了,但是他的善良与美好足以战胜一切邪恶。事实上,大白那让人油然而生拥抱欲望的柔软外壳,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科幻构想。导演唐·霍尔表示,“为了体现‘治愈’的特点,我们决定设计一个‘令人想拥抱’的机器人。最终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我看到了一种塑料充气机器人——严格说那只是一只手臂而已——被用作医疗服务,于是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卖萌脸的灵感来自日本风铃

  大白“两点一线”的脸部设计让他显得更加呆萌,导演霍尔表示,这个设计灵感来自他拜访日本的寺庙时看到一种风铃,一条线串联起两个点,给人和平愉悦的意象,他意识到自己找到了大白的脸。“大白步距很短,由于动作幅度有限,它只需用细微的动作表达丰富的内心活动,比如微微一侧头,就能让人感受它强烈的好奇”。

  大白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没有嘴巴。对此唐·霍尔解释,“我们觉得让大白用眨眼、闭眼与人类沟通,因为更容易吸引观众融入角色。”而大白“气球状”的身材的设计灵感,则来自一款日本的电饭煲,导演还融入了婴儿、企鹅、大龙猫的元素进去。

  大白的走路姿势源于企鹅宝宝

  翁贝托·埃科眼镜后面的眼睛里充满了怀疑的态度,手上不停地把玩着桌上唯一的一张名片,时常下意识用这张名片敲打着桌面,显示出他某种焦灼和不耐烦——显然,他不喜欢面对记者,尽管他一直在回答,间或还开个玩笑。

  他手里那张唯一的名片是我的,但坐在他面前的却不止一个记者。原本,我们的联系人、中央编译出版社(即将出版埃科《美的历史》的内地版)为我们争取的是一个小时的专访时间,但由于沟通的问题,另外的组织者通知了大批的记者赶来,专访成了群访会。我一个人按照自己的提纲开始进行提问,一大群别的媒体的记者虎视眈眈看着,一言不发,却不忘各自拿着录音设备录着我的采访。

  说实话,采访这样一位学识极为渊博、在众多领域都建树颇丰、又对全人类的命运极为关注的知识分子,我一度感到茫然,我该问些什么问题才显得这次难得的采访有意义?我试图尽量多看一些关于他的书和文章以接近他。

  他的书中译本原来我们出版得真不少,小说、随笔加上学术专著,得有十几本呢。可是真糟糕,我不能不说,那些译本大多读起来非常费劲,句子又绕又难懂,文法还十分矫情,尤其是一些台湾的译本。难怪有人会说,在中国能真正看懂埃科的书的人其实没几个。

  听说埃科的作品里虽说涉猎的知识很广,但是他的文字表述极为清楚明晰,他的英译本译者们每每翻译他的作品都会毕恭毕敬呈给他看,听他的直接指导,所以英译本也是很清晰好读的。这是他的作品得以风靡的一个前提。但是中文版呢?我看着他一本书的书名发愣,那书名为《误读》,心想这中间会不会有误读呢?

  记者:您被认为是欧洲最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在您看来,在当今社会,学者、知识分子最应该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埃科:就像在过去所有的社会当中应起的作用一样。大众传媒常常赋予知识分子很重要的责任,要他们解决全世界所有的问题,这是不现实的。知识分子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只能解决将来的问题。

  记者:您能告诉我们近期您比较关注的问题有哪些吗?

  埃科:在世界性的问题上,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地球的生存问题。我已经很老了,本来是不关心将来的问题了,但我有一个六岁的孙子,我很希望能够知道他们这一代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所以对这个星球的未来我很关注。比如说你看看北京的污染,就能够理解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担忧。

  记者:您认为,一个人怎么能做到清醒地看待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呢?

  埃科:谁也无法真正地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如果你知道有这样的人,请介绍给我。

  记者:翻译您的书对于翻译者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因为译者无法像您那么博学,据说您以和自己书的译者沟通、帮助他们解决翻译过程中的问题而著称,那么对于您的作品的中文译本,您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埃科:遗憾的是,我的书的中文译者从来没跟我联系过。以前有一个日本的译者就来意大利找我沟通,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们一起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我不懂日语,但他让我给他解释很多词是什么意思。其实很多的语言我都不会,比如俄语、匈牙利语等等,但这些译者都在翻译的过程中跟我有过沟通。我很期待中文的译者来和我进行沟通,但没人来找我,这不是我的错。(笑)

  记者:我看到有文章介绍您的生活:每天抽大量的烟,每晚工作到凌晨3、4点,经常喜欢和朋友们聚会……您怎么保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呢?

  埃科:首先,我的身体根本就不健康,比如说采访如果超过45分钟我就会觉得是在受罪。其次,我已经戒烟很久了。

  记者:既然如此,我想我该在45分钟到来之前适时地结束我的采访了。

  大白体胖脚短,走起路来老是被卡到,显得非常呆萌。为了这姿势,主创下了不少功夫。主创们为了做出最萌的走路姿势,通过研究许多纪录片,找到了前三名。第一名是蹒跚学步的婴儿,第二是穿着尿不湿蹒跚学步的婴儿,第三则是企鹅宝宝。于是动画师据此制作了3个版本,最终他们选定了企鹅宝宝的姿势。

  (王文)

  埃科:谢谢,你救了我的命。文/本报记者 刘净植

  原标题:埃科 正读?误读?(写于2007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