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主持边策涉毒坠楼身亡 “豪门”“阔太”没有任何意义
17/06/21 博彩通

央视主持边策涉毒坠楼身亡同事:正被重用之际

边策 图片来源:边策微博

  导读:“从结婚再到复出,话题永远都围绕着我的婚姻。大家对你抱着好奇、幻想、神秘感,天天拿着话筒总希望问出一些可以嘲笑你的资本。”刘涛对外界的反馈心知肚明,她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反击过。但是不久前的一则“贤妻”长微博,打破了这种沉默——与豪门童话一起破碎的,是她温婉谦和的公众形象。昨天,刘涛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风波过后,她说自己不后悔。给北青报记者最大的感受是,她这些年的人生伴随着一个关键词:误读。性格被误读、形象被误读、婚姻被误读、生活被误读。

  关于“贤妻”长微博:王先生做了些小改动

边策 图片来源:边策微博

  北京6月11日电(记者 张曦)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10日发消息称,6月9日,朝阳北路某小区内一涉毒男子死亡,警方已排除刑嫌。随后,多家媒体披露该男子正是CCTV6电影频道《世界电影之旅--资讯快车》的主持人边策。

  警方披露案发详情

  边某在警方入门前坠楼身亡

  据“平安北京”发布的北京警方通报显示,6月9日2时许,北京警方根据工作线索,在朝阳北路某小区将吸毒嫌疑人陈某(男,31岁,云南省人)抓获,起获吸毒工具及少量冰毒,现场检测陈某尿检呈冰毒阳性。

  同日2时30分,民警根据陈某交代,发现同住在该小区某号楼八层一房间内的边某有重大涉毒嫌疑。后民警前往该房间检查,敲门时无人应答。随后民警进入房间,窗户呈开启状,有人倒在楼下。经999现场诊断,该人已死亡。

  警方核实,死者系涉毒嫌疑人边某(男,32岁,吉林省人,某文化传媒公司员工),在其身边发现两小包冰毒及吸管等物品,并在其血液中检测出苯丙胺和甲基苯丙胺成分。

  经现场勘查,警方排除刑嫌,边某符合高坠死亡。目前,警方正在工作中。

  媒体爆料边某为央视主持人

  同事震惊:他正被频道重用

  据《华西都市报》、《法制晚报》等媒体爆料,坠楼身亡的边某是CCTV6电影频道《世界电影之旅--资讯快车》主持人边策。

  根据网上公开资料显示,边策生于吉林长春,今年正好32岁,曾于2005年参加闪亮新主播杭州赛区的比赛,获得赛区5强、全国第5名。曾为吉林人民广播电台东北亚音乐台主持人,主持过浙江卫视《娱乐天天星》、《大学生音乐节》、《雅虎搜星》;河北卫视《天下风景线》;旅游卫视《时尚男女》、北京电视台《春华秋实》、上海新娱乐《新娱乐在线》、《新娱乐调查》;杭州生活频道《今晚乐翻天》;青海综合频道《大众娱乐在线》;新浪腾讯TOM《我泡世界杯》等。

  记者联系到边策的一位同事,她对此事表示震惊,并透露边策平时非常讲礼貌,也很细心,十分珍惜主持工作。

  另外,这位同事告诉记者,边策本来即将前往上海电影节主持多场发布会,目前正是被频道重用的阶段。

  边策吸毒坠楼身亡的消息传出后,大批网友在他微博下留言,截至9日晚10点,其最后一条微博下已有9700多条留言,不少人都感叹“年纪轻轻就走了”,也有网友表示不相信,还有网友写道“有些路错一步就真回不了头了,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截至发稿,边策的微博并未更新,其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供出边策者为视频网站男主持

  经纪人:平时看不出异常

  北青报:你是在什么样的心态下发那篇“贤妻”长微博的?

  刘涛:其实我写的没这么长,文字也温暖一些。后来被王先生(注:刘涛丈夫王珂)做了些小改动。他认为我写得太女人,他说既然想写你的故事,应该把真实的东西写得更具体些。后来我同意了他的修改,因为毕竟是我们共同的经历,而且我觉得表达出来的这个故事,会传达一种婚姻的正能量。我希望让更多人明白,其实婚姻真的就像你当初结婚时牵着对方的手许下的那些誓言。以前外面所有人都认为我过得是一种浮华的生活,其实真的不是。我们的人生经历给彼此愿意携手共进的勇气,也希望更多还在渴望爱情和婚姻的人看到我们的故事无所畏惧,这是我们真实的目的和想法。现在的婚姻凝聚力很少,一见钟情结婚了,一怒之下离婚了。我们对婚姻的渴望,那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幸福感,都需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去经营。

  北青报:但是发表的效果似乎事与愿违,很多人理解为给新戏开播炒作,面对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很后悔和沮丧?

  刘涛:我倒不会。不信可以问我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么多年,他们应该从来没看见我沮丧过。要让我沮丧,得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啊,我还没有想象过。

  北青报:即便是处在那条微博所描述的当时那种极端状态,你都没沮丧吗?

  刘涛:那个时候我不是沮丧,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那时的我只是特别明白当下要解决和面对的是什么。完全没有必要我自忧怜,我也不会跟任何人去分享我的生活状态,我相信没有人能够帮得了我。

  北青报: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说真正的“贤妻”是不会把爱人最痛苦、最不堪、最低潮的一面拿出来给人看的,你认同吗?

  刘涛:我们不认为那有多么不堪,对他来说,反而认为是最自豪的事,因为他扛过来了。从踌躇满志到没有信心,最受折磨的是精神,所以才导致他每天不想见人,吃完药就睡觉。 解脱的过程很辛苦,所以过后会特别希望告诉所有有抑郁症的人,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他特别喜欢一个摇滚歌手何勇,也是长期抑郁症,不停吃药。后来王先生就主动去跟何勇在微博上沟通,说我特别想见你,我就想聊这种故事。

  那个长微博他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快乐的。我们是用亲身经历和现在的快乐感化别人,而不是要告诉你,我经历了什么,这些有多不容易。如果说我们是50岁的时候经历这些,或许要绝望了,可是我们30岁的时候最坏的都来了,33岁所有的不好都过去了,35岁收获温馨的家庭,我们将来的人生会多有信心地往下越走越好啊。

  北青报:通过这件事以后,公众发现你们夫妻的相处方式还挺有调侃精神的。

  刘涛:对。他其实是一个挺有幽默感的人,而且挺有才华,东西写的很好。我经常问他,什么时候写点回忆录吧,等我们老的时候还可以大家一块看一看。

  北青报:“贤妻”微博哪段是他后来润色的,细节都是他亲自捉刀的吗?

  刘涛:可能一半一半吧。我觉得你能看出来,哪些是男人写的,哪些是女人写的。

  北青报:把真相说出来,你也是希望大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自己,而不总是被神话或者妖魔化,比如虚幻的所谓“豪门贵妇”?

  刘涛:对。以前但凡写刘涛,前面都得加两个字,什么豪门、阔太,这没有任何意义。

  北青报:以后写你,恐怕前面又得加两个字,“贤妻”。

  刘涛:不用加,什么字也不用加,就是演员刘涛。

  关于《老有所依》:接拍次日父亲得了恶性肿瘤

  北青报:今晚开播赵宝刚新剧《老有所依》,你主演的江木兰是一个大孝女,撑起家庭苦难的女汉子。听说这个戏开拍的时候,你父亲得了大病,对塑造角色有影响吗?

  刘涛:我也没有想到,接《老有所依》第二天,父亲得了恶性肿瘤。很幸运我在北京,老公就在我身边。十年前他的父亲也是因为同样的肿瘤做过一次大手术。他马上帮我找到了以前帮他父亲做手术的医生,很快把我爸接到北京。手术很成功,我们全家都很开心。这个时候人就会觉得家庭、亲情的依靠是多么重要。

  北青报:这个作品讲的是养老的沉重话题,你自己有什么计划吗?

  刘涛:我曾经问过秦海璐,咱们能不能将来老了以后搞个“闺蜜养老”,你身体好你看着我,我身体好我看着你。我们跟父母一样,不希望给儿女增加麻烦,希望将来的他们能够飞得更远更高,过他们想过的生活,爱他们想爱的人,去他们想去的地方。当然希望我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要太远,但是谁知道呢。

  北青报:国内大部分人的养老压力主要是经济条件,你的焦虑来自哪里?

  刘涛:其实任何养老最焦虑的就是老了的时候身体是否健康。像我们每天工作压力这么大,不停消耗身体,长期缺觉,天天拍戏,喜怒哀乐都属于剧本属于角色,大哭大闹大笑,等到老了的时候,身体状况真的很担忧。

  北青报: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抛下这些繁重的工作,重新回归家庭生活?

  刘涛:其实我也希望平时生活的时候休闲一点,但是我这人天生是劳模。休了一个礼拜或者一个月,就有一种自发的不安定的感觉,会心慌。

  北青报:可是你结婚的时候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

  刘涛:那时候就想当贤妻良母,满脑子都是“我得每天给我们家老公做好吃的,我要生孩子,每天送他到幼儿园”,对婚姻生活和做妻子、做母亲所有的幻想,就在你当新娘穿着婚纱的那一刻产生一种特别的冲动和欲望。

  北青报:但你骨子里还是个工作狂。

  刘涛:对。

  关于炒作:都是一伙的 为什么要互相指责

  北青报:《今夜天使降临》宣传的时候,你跟马苏、李小冉三位女演员接连曝光私生活话题,被网友称“拿生命搏版面”,你觉得这算是一个误解吗?

  刘涛:我觉得我还好,我的宣传点在于戏路的突破,以前演的都是温婉大方端庄娴淑型,这次亲热戏那么多,还有“车震”,什么都敢演。

  北青报:可是这件事跟之前的“贤妻”微博相联系,舆论立刻把你划归喜欢炒作的女演员。

  刘涛:但我没有炒作。一个戏的宣传要去配合,做《天使》宣传的时候,我只强调一个东西,我也只做一个宣传,就是这部戏表演上的突破和转变。

  据某知名娱乐网站消息,警方通报中提到的供出边策的男子陈某,名为陈伯君,是某视频网站主持人。其经纪人也证实了此事,并透露陈伯君与边策确实同住朝阳北路一小区,二人也相互熟识。

  该经纪人对陈伯君吸毒一事颇感意外,他回忆陈伯君有一段时间甚至连烟都戒了,平时在一起也看不出任何异常,并未料到其涉毒一事。知情人也对边策突然离世感到震惊和悲伤。

  北青报:对于你来说,一个戏的正常宣传跟利用一个戏的时机来炒作,你自己能接受的底线是什么?

  刘涛:如果是不真实的东西,比如突然为了这部戏,男女主角假装牵手被拍,第二天两个人澄清一下,这种我不会接受。现在有所谓的经纪团队、互联网出现了一批批的宣传公司,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就是要推销他们的idea,一些媒体也长期跟宣传公司合作。说实在的,大家都是一伙的。既然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干吗还要互相指责对方呢?那不是很虚伪的事情吗?所以对于我而言,我只做我认为合理的事情,但是如果我认为不合理,我就不去做。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