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身无分文借钱行走中国 只为喊孩子回家过年 (图)
17/06/14 澳门现金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三年前,他口袋里没揣一分钱就开车游全国了,他把这趟特殊的行程称之为:“诚信出发:一人一车,身无分文,100天游遍天下”的行动。

    没拿一分钱?还开车游全国?还100天?加油,吃饭,住宿,过路费,这么多开销,他都靠借陌生人吗?人家会给他吗?究竟这人是谁?他这一路都遭遇了什么?他借到钱了吗?

10位老人举起一张纸板,上面写着:春节,爸妈想你了!

10位老人举起一张纸板,上面写着:春节,爸妈想你了!

    这个有着独特想法的人是深圳作家刘美松,100天,他开车行驶28510公里,南到三亚,西到乌鲁木齐,北至山海关,东到黑龙江的漠河。三年前的8月他开始独特的呼唤诚信之旅,却未料到,出发当天就遭遇迎头一瓢冷水。

    刘美松:我出门的时候,我当天的心情可能是觉得去广州出差,但是当天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我当天从深圳到海口到了海岸港就过不了那个轮渡,为了那个轮渡的船票452块钱,我攒了15个小时,这也是最长的一次等待。

    尽管一出门就如此不顺,但刘美松还是继续一路向前,带着他特制的欠条,一遍遍给陌生人重复,他为什么要借钱。

    刘美松:我说我是从深圳来的,身无分文,想把全国走一遭。我说现在为什么要找你借这个钱,我就问你相不相信我,我答应我一定会还给你,我三五天会还给你,现在就问你是不是信任我,我专门做了一个特制的欠条,这个欠条有我家庭住址、电话号码、身份证复印件,把这些所有的个人信息全部透露出来,就让你来相信我。我挑战的核心是三点,一个是高速路费,一个是加油站,一个是住宿。三个底线,第一不乞讨,第二不打工,第三个不要一分钱赞助。吃方便面吃到吐,很多东西干粮都自己身上带的,出发时130多斤,我中途瘦了20多斤,整个路上经常没有吃的。

    这趟被朋友称为很2的行程注定不会太愉悦,一介文人却要天天跟不认识的人借钱,少则五块十块,多则成百上千,被人恶狠狠地白一眼算是轻的,有人嘎嘣脆直接就劈头盖脸给他一句:你算哪根葱啊,借你钱?终于,当不顺连着不顺时,刘美松后悔了。

    刘美松:广东到广西这个路口我挑战的收费口是三个小孩子10个都过不去,后来没办法我就把后尾箱展开,我就说那你自己找,看什么东西能抵这个25块钱,最后他在我的购物箱拿了两百多块钱的水壶去抵了这25块钱,这也是整个行程之中唯一的一次以物来过收费站的一次案例,这件事情可能对我的影响延续到后续几天,心情一直是慌乱的,而且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莫名的那种见到收费站会害怕,因为你每天收费站都是陌生人,你要跟他沟通,不知道他会不会让我过去。一直到了大概9月7号左右,12、3天的时候我已经到了一个崩溃的边缘,走不动的时候,就是我发现整个车陷入泥泞里面去了,我的车不能自拔,不能出去又不能出来,我当时恨不得对自己几耳光,我说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这个人真是,他们都后来嘲笑我,觉得因为我在路上打了222张欠条了,但你是做了一件很2的事情。

    就在刘美松心里泛起悔意之时,总有陌生人掏出钱,温暖着他继续前行。

    刘美松:离开云南的时候我们经过一个收费站叫祥云收费站,这个祥云收费站我当时找站长,站长可能心情非常不好,他不理我,不理我我就没有办法我就在他站长办公室坐着,我说你不支持我我就坐在这等你,等你的答复,后来过了不久听到邦邦的敲门声,一个男孩子是他们收费站的一个普通员工,他帮我在他们员工里边给我的收了一把钱,115块钱,我认为这是我人生之中见到最温暖的一团钱。另外一点我上次遇到一个叫刘利(音)的,他给人加了200块钱的油,应该算是骗了200块钱的油,当时见到我的时候又给我加了220块钱的油,他说了一句话这代表所有的心声,他说我想在你身上再赌一把。

    100天里刘美松一路借,借完就赶快告诉家里的妻子马上还,一笔不少。回到家时,刘美松手里攥着222张欠条,最大一张5742元,最小一张10块钱,总共将近5万多块钱。200多张欠条,在刘美松心里,那便是200多份沉甸甸的信任啊。3年后,他把这段经历写成名为《欠条》的书,新书发布会上,曾经借钱的10位债主被他请到了现场,这才算为这趟寻找诚信之旅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10位老人公园搞行为艺术

    昨日上午10点,在五一公园内,10位老人一起举起纸板,引来不少市民围观。

    纸板上写着:“春节,爸妈想你了!按照《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他们一边举着纸板,一边还合唱起《常回家看看》。

    这10位老人都是棉纺路街道办夕阳红志愿服务队的志愿者。

    队长梁永祥介绍说,去年7月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章第十八条规定: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问候老年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我们采取这种举牌亮相和合唱歌曲的方式,就是想提醒那些在外打拼、忙于事业的年轻人,春节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回家去看看父母,陪陪老人。”梁永祥说。

    希望所有子女都能回家过年

    年过七旬的徐田州老人说:“《常回家看看》的歌里唱得好,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平时孩子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如果春节还不能回来团聚,老人会非常失落,有再多好吃的也不香。如果儿女们都回来了,哪怕老人买菜做饭忙得腰酸背疼也会特别高兴和欣慰。”

    徐田州老人说,自己的大女儿在北京工作,这个春节回来过年,“我现在就开始准备年货了。希望所有身在外地的子女都能回家过年。”

    看到这一幕的市民任先生告诉记者,“《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虽然有了硬性规定,但没有哪个父母会真的因为儿女不来看自己而去告状,但为人子女的确实要自觉些,春节大团圆本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可不能连这都失传了!”

    郑州晚报记者 张翼飞 文/图

    也有人家怀疑说你看您正好要出自己的书了,所以希望更多的人通过知道您然后来买您这本书有,有点炒作自己的嫌疑,你怎么看这种质疑?

    刘美松:我要炒作自己早就炒火了,我在当年100天回来之后我就关机三天,我并没有想在里边得到一分钱的利益,很多媒体要跟拍我不让跟拍,很多人要支持我不要钱,很多人要送我车我都不要,因为这个名誉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现在为什么接受大家的采访,就像你说的话,哪怕有一丝热度,我要把这个书传递出去。这个东西我也跟出版商说得非常清楚,如果这个书卖的很好,我每一分钱我都会捐出去做好事情。(记者冯会玲)

    线索提供 王先生 (稿费50元)

原文:http://uywang.com/DFvrm/dOw1qDDb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