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葡萄酒 酒庄经营重在传承
17/03/03 全讯网开奖结果

  近些年来,腰包越来越鼓的中国人掀起了葡萄酒投资热潮。投资葡萄酒,如何才能获得最大收益呢?专家表示,热爱你的投资对象,具有一定的葡萄酒知识,把控好时间节奏,拥有充裕的资金等是成功投资的前提。如果你有钱又有胆,还有非凡的眼光,那么开始葡萄酒投资吧!

  在投资葡萄酒时,相关专家建议不要完全靠味蕾,而要依赖你敏锐而长远的眼光。

  “1997年开春,也就是开隆庄(Château Canon)被香奈儿的所有者Wertheimers买下的翌年,我从葡萄园开春惯例的整枝工作开始,一步步着手进行酒庄的修复工作——清理酒窖用去半年时间,加固地基则花了两年,而葡萄园的重建和再种植工作则是从16年前维持至今,按计划需要整整20年才算完成。” John Kolasa如是说。

  受惠于波尔多期酒价格飙涨的趋势,近两年针对波尔多列级酒庄的收购案例接二连三的出现在公众视野内,其中也不乏中国资金介入的例子。然而具体说到收购结束后的整合与重建,收购的一方究竟为酒庄带来哪些改变,却鲜少有人提起。身为一名葡萄酒记者,当得知John Kolasa会在3月造访上海之后,我便开始期冀从他的口中听到与酒庄重建有关的真实情况。而在之后采访中,John Kolasa也的确如我所望,事无巨细地交代了开隆庄被香奈儿收编后的十七年时间里,自己在管理酒窖和葡萄园的过程中的种种不为人知的辛苦。从自己一贯秉持的酿酒哲学出发,他亮出了“买酒庄易,养酒庄难,因酿酒是一份缓慢的事业”这样一个朴素的态度,或许这也能为更多冀望抢滩波尔多的中国投资者提供借鉴。

  葡萄酒本身有着非常严格的管制,但对于葡萄酒交易的市场而言,情况却并非如此。此外,入市的成本也并不低,因此,胆小怕事者或心脏功能不好者慎入。

  “为了在葡萄酒投资方面获得回报,你得将你的个人喜好与投资目的区别开来。你喜欢的葡萄酒可能并没有多大的投资价值。葡萄酒是种非常情绪化的东西,因此,要将其作为一种资产来投资,难度较大。”曾在伦敦担任财务分析师的葡萄酒大师詹妮弗•斯蒙尼缇-布莱恩(Jennifer Simonetti-Bryan)说。

  每年,可收藏的葡萄酒数量在全世界所产葡萄酒总量中所占比例不到1%,其他的99%会用来销售和饮用。

  然而,这1%中的一些葡萄酒(大部分是波尔多列级庄葡萄酒),也有不同的等级和价格。

  佳士得拍卖行在纽约和香港负责葡萄酒拍卖的前领导查尔斯•柯蒂斯(Charles Curtis)说道:“投资者只有在清楚自己的行为的情况下,才能进行成功的投资。”

  他表示“要在葡萄酒、珠宝和艺术品等投资方面取得丰厚的回报,首先,你得对你的收藏品充满热情。”

  此外,还得把控好时间。时间是个非常关键的因素,该出手时就得出手。比如,一箱1982年的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葡萄酒,在2011年5月的价格大约是6万4千美元;而到了2012年1月,这一价格下降至4万美元。

  “去年,82年的拉菲开始大量涌入市场,这是因为这些酒的酒龄是30年,它们已经步入了巅峰时期。” 曾在伦敦从事股票及债券事务的詹妮弗•威廉姆斯-巴尔克利(Jennifer Williams-Bulkeley)说道。

  最近,她在波士顿开设了一家葡萄酒投资咨询服务所,通过相关统计分析数据,并结合风土知识,为顾客提供投资方面的服务。

  威廉姆斯-巴尔克利说“如果在葡萄酒投资方面,你若能很好地把握时间,你就知道什么时候该抛售。”

  除了时间,葡萄酒投资时,还要注意葡萄酒需要合适地贮藏和运输。并且还要确保它的血统(原产地)正宗。曾经就有一些拍卖行,因销售假酒而遭到控诉。

  开隆庄是圣爱美浓一级特等酒庄,同时也是一座历史上溯至1752的古老城堡酒庄。它曾四度易手,第三任主人Fournier家族是在1919年入主,之后在1996年将其出售给香奈儿家族。从19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开隆庄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等到新东家接盘、John Kolasa作为酿酒总管正式驻入时,酒庄已经疏于管理多年,变得破败不堪了。“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认真打量开隆庄时的情形,”John Kolasa解释道,“酒窖受到严重污染,不少藏酒也感染TCA(软木塞霉变),酒庄建筑急需全面整修,这些都让我忧心忡忡。不过,最令我感到担心的是葡萄园的状态,由于连续多年没有补种,植株趋于老龄化并感染了来自其他果木的疾病,需要大面积拔除。这将使得接下来数年的酿酒工作变得异常艰巨。”

  如果听过上述建议后,你仍然想投身葡萄酒投资,那你得准备充足的资金。柯蒂斯说想要正式进行葡萄酒投资,你手头的最低资金得有10万美元。

  在欧洲和亚洲,如果你是一位精明能干的投资家,只要拥有5万美元到1万5千美元资金,你也可以开始葡萄酒投资。不过,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若你投资的葡萄酒估价过高,你很可能血本无归。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John Kolasa迅速拿出了一整套管理方案,其主要措施包括:焚毁酒窖内所有橡木桶及装饰性木材,购置全新的酿酒设备,改善内部通风系统,使用石材或钢材来加固地基,重新装潢酒庄,同时有计划的进行葡萄株的补种。其中,加固地基是一项有必要率先展开的工作,因为圣爱美浓在历史上以大规模的石矿开采著称,整个区域的地下已被掏空,呈蜂窝状。若不得到及时、妥善的处理,很容易引发地陷。不过,对于John Kolasa而言,最棘手的工作还是葡萄园的修复,“如此大规模的补种需要20年时间才能完成,并且在补种计划启动后的第一个10年里,我们必须作好低产的心理准备,因为太过年轻的葡萄树果实无法用于酿酒。” John Kolasa补充道。

  初略估算的结果是,John Kolasa在重建初期投入的费用,大致相当于酒庄收购成本的一半。事实上,为了维持酿酒风格的稳定性,他还不得不在2000年及2011年进行了两次新的收购,对象分别为特等酒庄Chateau Cure Bon和一级特等酒庄Château Matras。其中,Chateau Cure Bon的葡萄园里植株年纪较长,产出的果实随即被开隆庄的头牌酒所使用,平衡了酒庄整体葡萄树的平均年龄。而Château Matras则仅仅被用来制造副牌酒小开隆(Clos Canon)。“这些投资是不可能在短期内获得回报的,好在香奈儿家族充分理解精品葡萄酒背后的哲学——品质是最重要的,其他都可以等。” 他说。“在2012年以前,酒庄一直是亏损的,但去年的财务报表显示我们略有盈余,同时2009年份的开隆庄在评论界的反应也非常好。日后,酒庄的年产量将会稳定在5000箱左右,我们没有扩大产能的打算,但仍会在葡萄园管理和销售渠道的投入方面加大力度。这也意味着开隆庄将会是一个在几代后才能真正获益的项目。” 另外,John Kolasa还表示,从今年开始他陆续收到了不少求购开隆庄的意向,其中也包括中国投资者抛来的橄榄枝,而他在拒绝的同时也一再重申自己的价值观:“葡萄酒行业对于长期投资的要求很高,正如打理葡萄园必须看长期一样,酒庄经营也是一份缓慢、循序渐进的事业,重在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