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广东医生称慎用云南白药被跨省调查遭质疑
17/05/17 百度足球

  女儿举报父亲违章,导致父亲遭到交警调查,且被处以警告,女儿的行为看似不近人情,甚至陷父亲于不义之中,实则是一种懂大理、明大事的做法。女儿是为父亲的安全着想,为家庭完整着想,不希望父亲开车如此“任性”,也特别担心父亲的安全。事实上女儿内心藏着一份对父亲的大爱、深爱。这正是网友纷纷点赞“女儿举报父亲”的原因。

  当大家都点赞“女儿举报父亲违章”时,还要反省自身,考虑家人的担忧,多替家人想想,严格遵守交通规则。进而言之,如果子女发现父母不遵守党纪国法也能及时提醒,使其醒悟,则父母不会堕落成罪孽深重的贪官,一家人团团圆圆、幸福的生活,但有多少子女能做到一点? (王捷)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皮肤科一位叫刘欣的医生发微博称,自己被云南警方和云南白药集团代表传唤调查,原因是一年多前发的一条提及云南白药的微博言论被认为“涉嫌造谣”。

  这条让刘欣陷入与云南白药周旋的微博发自2012年8月27日晚。微博大概内容是:因家长的无知,不正确使用红汞+云南白药粉擦拭伤口,导致孩子毁容。在该微博所配的图片中,一名女孩右脸的太阳穴、鼻翼、耳根处伤口较深,已出现明显的溃烂。

  一条陈年微博为什么会引起跨省调查?跨省调查,是否符合规定?这名孩子毁容的直接原因是因为擦拭了云南白药?

  5天前的7月16日,刘欣在微博上写下他的惊讶:今晚云南白药集团的代表和云南警方邀我去广东省厅那边聊聊天。7月17日,刘欣再次通过微博透露事件进展:调查已结束,历时约4小时。

  记者致电云南白药质量部工作人员时,他首先质疑微博博主刘欣爆料的真实性。

  工作人员:这个爆料人,我们当时一直试图跟他联系,但是没有联系上,真实性打问号。

  对此,刘欣医生反驳:这个说法与事实明显不符。

  刘欣:他们有我的联系方式,和他们的律师已经相互留了电话,也都有联系,他们找不到我的那一天是因为我休息,而我休息的时候一般都关机了,不存在回避。上班的时候,他们都可以找到我的。

  针对刘欣医生微博中提到云南白药和红汞一起使用导致毁容,云南白药方面认为,这并不能归咎于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白药在用于外伤的时候,在说明书上写了,就是希望能够清创,就是把创面给清干净,至于红汞实际上我看了一下,这段时间大家对红汞也有一些认识,目前临床上都不推荐使用。

  对这一观点,刘欣说,在他看来,无论是红汞,还是云南白药,对于一般的擦伤,都没必要使用。

  刘欣:主要是这一类的物资,我们现在处理的观念都是不建议直接用于皮肤的创面上,因为可能存在污染,第二增加医生清创的工作,第三这可能会造成一些潜在的感染风险。还有一个刺激伤口,一个异物反应还会导致过敏,甚至产生异物肉芽肿,很容易导致皮肤愈合以后,也会形成一些斑块,然后还会出现一些溃疡,造成一些新的损害,所以我们一般的办法、一般医学处置里,一般擦伤生理学,就是用干净的毛巾、纸巾这类把它压迫就可以止血了。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王传林说,一般的擦伤处理确实如刘欣大夫微博所说,伤口处理的关键是要清洗干净,一般很少外用药,所以对有毒的红汞基本不用,而他对云南白药了解并不多,平时也很少用。

  王传林:就单独的一个擦伤,抵抗能力很强的人,就好好冲一冲,拿着肥皂水、一般普通清水,最后拿干净水冲一冲,最多用点碘氟,红汞现在很少用。红汞有汞有毒,外伤药有时会用一点,但用的仅限于比较安全的外用药,云南白药我不是太了解,平时也用得不多。

  刘欣在微博中说,调查当晚云南警方对他的质疑,包括“自己有什么利益,是否收了钱,照片中女孩伤口是否伪造,照片是否为你亲手所照的”等等。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认为,警方跨省调查,并不违反规定。

  洪道德:跨省没问题,等于是云南当地的检查机关认为这是一个涉嫌犯罪的行为,如果他是这样,他有权在全国范围内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追捕。

  发什么内容的微博会被调查甚至会成为被告?

  洪道德:如果云南当地检查机关有云南白药这个公司正式控告,认为他的微博败坏企业声誉,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已经涉嫌犯罪那就可以的。不是说因为他发微博,而是指这个内容,也就是说他这个内容如果不是通过微博而是通过发传单也是一样的了。

  洪道德认为,需要明确的是,云南方面具体是以什么罪名对刘欣作出指控。云南白药方面表示对此无法回应。而刘欣医生表示:他目前只是配合警方调查。

  刘欣:他们只是怀疑我是否对照片和事实进行了伪造,调查的时候我已经做出了解释,不存在伪造的情况

  关于这件事件的最新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另外,在此也要提醒各位家长,炎炎夏日已经来临,孩子在外玩耍难免磕磕碰碰,当遇到擦伤的情况的时,不要着急用药,一定要先去医院咨询医生,正确用药,避免不必要的悲剧发生!(央广网记者冯会玲 实习记者滕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