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侠”二人组骑行到北京 整顿整容乱象须先纠偏“颜值热”
17/03/05 澳门葡京赌场

  9月2日,盲侠二人组从绵阳骑行到成都,他们的目的地是全国第九届残运会暨第六届特奥会四川省筹委会办公室。

  “一些美发师、美甲师、美容师,仅通过几天报班培训即上岗冒充微整形专家。”业内人士称,目前中国仅有1万名左右的医师具备整形美容的资质,其余的十几万名医师全属于无资质、非法从业人员。(10月19日中国新闻网)

  乱象丛生的整容业折射出了相关监管的乏力。按卫生部规定,只有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整形机构才可实施手术。但现实中,许多仅在工商部门注册的普通美容院都在打擦边球,超范围经营。整顿整容乱象,需要政府部门加强监管。

  一份礼物

  9月2日清晨,大雨笼罩成都。但是有人却要与这风雨对抗,他们是从绵阳骑行到成都的辛弘飞和王宇。

  这是极其特别的二人组,辛弘飞双目失明,王宇重度弱视,两人共骑一辆自行车。

  今年4月,辛弘飞、王宇和另外一个朋友钱辉启动了一次骑游计划,他们从绵阳出发,经陕西、河南、河北到达北京天安门。9月2日,他们又从绵阳骑行到成都。

  两个“盲侠”同骑一辆自行车去看世界,他们用一本纪念册记录了2300多公里路途的精彩。

  瞒着父母出发

  骑行2300公里到北京

  今年4月5日,埋藏在辛弘飞和王宇心中快五年的梦想终于要付诸实践了:从绵阳出发,骑车到北京。

  第六届特奥会在绵阳的开赛仪式是催化剂,“2011年就有想法,残运会和特奥会在家门口举办,确实激发了我们。”辛弘飞和王宇出发前就计划好了,要带上一本纪念册,把沿途城市的残疾人联合会公章盖回来。

  47岁的国家级盲人按摩医师辛弘飞,20多年前双目失明;55岁的王宇是西南科技大学的老师,双眼重度弱视几乎把他拖进了盲人的行列。两人搭档堪称“盲侠”二人组。最终,“盲侠”二人组拉上另外一个视力健全的队友钱辉,从绵阳出发了。

  结识于2006年的辛弘飞和王宇,是骑双人自行车的老搭档,但过去最远的骑行距离是80多公里,相比之下,这次要挑战的2300多公里尤为艰巨。

  “不敢给父母说。”辛弘飞一 开始是瞒着父母出门的,但在途中被父母识破,“打电话问我,担心得很,我就骗他们说后面一直有后勤车跟着。”

  但不容回避的是,整个社会也需要从因“颜值热”而起的整容乱象中深刻反思。尽管当前主流的价值观不提倡“以貌取人”,但现实中人们总会有意无意“看颜”。“颜值高”的俊男美女不仅在情场上春风得意,在职场上也更是顺风顺水。调查显示,六成职场人表示自己遭遇过外貌歧视。严峻的现实面前,人们往往会忽略:端庄的气质、良好的修养、优雅的举止、充实的内心要比表面容貌更有吸引力。

  在整顿整容乱象之前,需要全社会先为“颜值热”的价值理念纠偏。一方面,立法部门应研究制定反就业歧视的专门法律条款,并将外貌歧视纳入其中,便于劳动者依法维权,终结为求职整形的社会病态。另一方面,我们应意识到,美容整形虽可以改变外貌,却并不能增加内在之美。 (盛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