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小偷的“盗亦有道” 危险时常伴随
17/06/18 皇冠代理

  提起印度,大家都知道乞丐多。其实印度的不少乞丐时而乞讨,时而变身小偷,让人防不胜防。我在德里曾遭遇到一次被偷,让我见识了印度的小偷。

  那天上午要去德里一家百货商场采购,我站在路边焦急地寻找出租车,这时一群乞丐围住了我,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头发打着卷,光着膀子的年轻人。他不停地打量我,双手合十,一个劲儿地给我鞠躬,用英语说着乞讨的意思。

  新华社内罗毕7月7日电 通讯:超越地平线的视野——保护肯尼亚野生动物的中国志愿者

  新华社记者王守宝 吴宝澍

  我知道不能给他们,如果给他们一个人,所有的人都会向我要。我说没有,本能地往后躲,可是包围圈越来越小,他们已经和我身体接触了,一股刺鼻的异味迎面袭来。

  我突然灵机一动,大叫了一声,抓住他们一愣的机会,弯腰强行从他们中扒开一条缝,钻了出来。也顾不得找出租车了,迈步就向百货商场方向跑去。跑了一段,回头看看他们并没有追来,我才放慢脚步。

  到了商场,来了一番大肆采购。可是付钱时我傻眼了,我的钱包不翼而飞,而护照也放在钱包里,一时我被吓得失魂落魄。

  怎么丢的,我离开酒店时还带在身上呢?我抚平自己的情绪,努力还原刚才所有的情节。我知道了,是刚才那帮乞丐在和我身体接触时偷走的,他们是一帮小偷。怪不得没追我呢。我无奈地放弃了采购,准备先回酒店再从长计议。

  走出百货商场的大门,就见刚才带头围堵我的光着膀子的乞丐,不,不能说是乞丐,他是小偷,正在商场门口不停地张望,见到我后大声地朝我打招呼摆手。

  我正想发作,但一想是在人家国家,人生地不熟,又没证据,只好忍住怒火,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了,看他怎么办。

  我走过去,他用流利的英语问我,先生你是中国来的,我说是,你找我有什么事,他说先生你一定很着急吧。我说你怎么知道,他坏笑一下,说,我也是很着急地来追你的,说着从裤兜里拿出了我的钱包递给我。

  怎么你是?呵呵,他又是坏笑,用你的话说我就是小偷,这条线路是我的地盘。你快看看少什么了没有。我激动地打开钱包一看,还好什么都没少,护照、美元、卢比一分都不少。

  我很奇怪地问他,你既然是小偷,为什么要把东西还给我呢?他说你是外国人,不知道我们德里小偷的规则。我问,你们有什么规则呢?他说:

  首先不在医院里偷,病人的钱都是救命钱,偷了他们的钱可能会害了病人的性命。

  第二不把旅客的钱偷光,外地来德里游玩的旅客,如果钱被偷得精光,失主肯定会报案,那警察会封锁现场,我们即使得了手,想溜走也不容易,如果偷他一部分,他一般不会报案的。

  第三不伤害失主,我们是为了钱财,而不是为了人命。

  第四不连续偷同一个人的,那样会容易被发现。

  最后一条是,我们只为钱财,不为证件,钱包里的证件对我们毫无价值,但对你们却至关重要。我一般不会乱扔,大多是放在警局门口或匿名寄给失主。

  “我不是过客,我的命运注定与这片土地相连,白颈山、奥拉尔莱姆尼河、猎豹平原……只有在这片土地上,只有每天看见狮群,听到狮吼,我才能切实感受到狮子王国的存在,我的心灵才能得到真正的平静,我的视野才能超越地平线,”星巴说。

  星巴本名卓强,来自中国重庆,个头不高,结实干练,爱戴一顶牛仔帽,身着军绿色体恤衫,颇有西部牛仔的感觉。

  2010年,当时37岁的卓强辞去公务员的工作,只身赴非洲,来到肯尼亚马赛马拉大草原,投身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事业,并给自己取名“星巴”。在非洲斯瓦希里语中,“星巴”代表“狮子”,他希望这个名字激励自己将保护狮子作为一生的事业走下去。

  初到茫茫草原,星巴还是有点迷惘,要拯救狮子,到底如何做?

  星巴发现,在这片苍茫大地,有一个古老民族——马赛族,至今依然保持较为原始的生活状态,他们与野生动物为邻,与野生动物基本和谐相处。

  “从野生动物保护的角度看,世界都应该感谢他们,马赛人宁愿自己辛苦饲养家畜,也不吃野生动物,这是对野保的最大贡献,让我们今天依然能够看到各种野生动物在非洲大草原上自由自在地生活,”星巴说。

  马赛人的生活方式感染了星巴,让他对保护野生动物有了初步设想,星巴决定首先要融入马赛部落,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与野生动物的关系。

  在马赛马拉,星巴与当地马赛人交朋友,住马赛人的村落,跟他们一起在草原上踢足球,共同执行巡逻任务,闲暇时他还会教马赛人说几句中文。

  每当深夜万物寂静,星巴时常想着为友好的马赛部落做点事情。他看着天空中闪耀星辰,想到了马赛孩子那一双双如草原晨露般的双眼。星巴觉得孩子就是马赛马拉未来的希望,应该为他们创造好的教育条件。

  星巴四处筹款,帮助当地学校聘请教师、修缮校舍、开设兴趣课、捐赠教学物资。

  马赛马拉草原附近的奥卢姆蒂亚小学是星巴经常到访的学校。该校董会主席利亚罗·库派说:星巴很喜欢学校的孩子,他帮助我们改善了当地的教学条件,希望他能够永远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星巴得到了马赛人的认同,在野外与狮为邻的生活也进一步让他认识到了狮子和其他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了解到狮群面临的严峻危机,这又让星巴时常彻夜难眠。

  100年前,非洲大陆有20万头狮子,但由于盗猎和生存环境恶化,如今已不到3万头,肯尼亚境内仅有不足3000头。

  星巴下定决心,一定要拯救狮子。保护区资金有限,工作人员难以应对复杂的盗猎形势。星巴到处奔走呼吁,为保护区带来汽车、摩托车、对讲机、睡袋、全球定位装备、望远镜等。

  马赛马拉草原奥肯耶保护区首席管理员西蒙·恩夸图瓦是星巴的好友。“他在保护区这几年,帮助提高了巡逻员的工作效率和生活条件,还捐赠修建了三个防狮围栏。”西蒙·恩夸图瓦对星巴充满敬佩和感激。

  “我认识星巴很多年,他爱狮子,对保护区的工作支持很大,所有人都喜欢他,他是我们真正的兄弟。”马赛族奥肯耶部落长老塞米对星巴也是大加赞赏。

  星巴的野保之路越走越宽,但危险也时常伴随着他的工作和生活。

  2014年7月,星巴例行巡逻,当观察一群狮子活动时,忽然一群大象不断向他靠近,几乎将他围起来。幸好狮子忽然行动起来,星巴才得以冲出险境,不至于发生意外。

  “大象如果决定要攻击你,就算躲在车里,也在劫难逃。”星巴依然心有余悸。

  野生动物的威胁,星巴在马赛马拉草原经常遇到,但他已将个人安全置之度外。星巴不断探索野生动物生存危机原因所在,并努力寻找一条保护野生动物的正确道路,近年来,他也有了很多保护野生动物的新理念。

  刚才我趁乱偷了你的钱包,打开后我才发现你是个中国人,你丢了护照,我也没法邮给你,你一定很着急。所以你在前面大跑,我在后面小跑,还怕让你看到,你会更害怕,只能远远地跟着你。我要把东西还给你。

  听到这里我不禁感慨,你们还有这么多规则,真是不错。他竟然说没有规则,我们怎么在这行里活下去,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不过,我们行里还有个规则,不能空手而归。哦,我说你要多少,他说你就给1卢比。才1卢比,看到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坚持给他10卢比,可他就是坚持不要,拿着1卢比,哼着小曲跑开了。(牛学国)

  “解决野生动物面临的生存危机关键就是能否实现人与动物的平衡,只有把人的需求与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的需求结合起来,并让当地社区从野保工作中持续受益,让当地人真正理解和参与野保工作。只有这样,野保事业才有成功希望。”星巴找到了跟一般野保组织不一样的道路。

  在星巴看来,保护野生动物事业的成功,需要依靠马赛人。“所有野保工作者和科学家都是外人,只有马赛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只有他们才真正了解这里的一草一木,只有他们才掌握着保护野生动物成功之门的钥匙。我们外来人应该发挥的作用就是帮助他们找到这扇门然后启动这把钥匙。”

本文转载于澳门百家乐http://www.lzrcw.net,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