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西两华人殒命异乡 中国赴南非游客锐减
17/06/12 代理网站

  8月3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今年7月,对于旅居西班牙的侨胞来说可谓“黑色七月”,7名侨胞或因生病、或因暴力事件而殒命异乡。然而,这7名侨胞是被媒体所报道而被社会所知晓的。记者近日获悉,6月至7月初,巴塞罗那还有两起华人因病死亡事件不被人知。

  父亲殒命异乡 儿子流落街头

  南非旅游部部长哈内科姆29日称,由于实施新移民法,赴南非旅游的游客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下滑”。南非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赴南非旅游的游客在今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38%,印度赴南非游客同比下降13%,赴南非的总游客量同比下降6%。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实施的新移民法要求赴南非游客到南非在该国的使领馆当面申请,并留下指纹等生物信息。对中国游客而言,由于南非在北京设有大使馆,在上海设有领馆,这也意味着北京、上海以外城市的中国居民申请南非签证必须前往上述的两个城市其中之一,这既耗时、耗力又增加了费用。因此,许多旅行社无奈只能把游客安排至其他非洲国家。

  在7月初,已经有不少侨胞纷纷打电话向记者反映:在巴塞罗那La Rambala大街及巴塞罗那邮政总局附近,经常看到一名华裔少年露宿街头,并捡食路边行人遗弃的面包等食物。由于种种原因,记者一直未能够遇到这名少年,7月26日下午,记者朋友在La Rambala路边遇到这名流浪街头的少年,并通报给记者后,了解了其中的详情。

  据了解,这名少年姓孙,今年19岁,山东青岛人,2012年11月通过商务考察途径来到西班牙,没有合法的西班牙身份。其父母2003年出国,一直在巴塞罗那从事室内装修工作,一直到今年6月1日,其父亲因突发性脑溢血,不幸在巴塞罗那街头晕倒,送至医院后不治身亡。

  据小孙告诉记者:“我父亲是1958年出生,2003年来到西班牙之后一直从事室内装修工作,后来母亲也来到西班牙,两个人都获得了西班牙的合法身份。今年6月1日下午7点多钟,我父亲和一个同行的叔叔在巴塞罗那Jaume I附近走路回家,走着走着我父亲突然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当时这个同行的叔叔语言不好,只好求助于路边附近的酒吧,路边的酒吧西班牙老板报警,警察来到现场之后把我父亲送到海边的医院紧急救治。”

  将孙某送至医院之后,小孙及其母亲于当晚八点半收到信息,赶紧前往医院看望正在抢救中的父亲,可是由于病情严重,小孙的父亲因为突发性脑溢血不治而亡。

  据小孙告诉记者:“我父亲平时也不喝酒,抽烟也很少,所以他的死亡让我们所有人无法接受。好在我父亲原来建筑队的老板叔叔人非常好,一直帮着我和我母亲处理我父亲的后事,最后在他的帮助下,我父亲在巴塞罗那火化之后,骨灰由我母亲带回国内。”

  虽然小孙的父母早年出国,均已获得了西班牙的合法身份,但是小孙却是2012年11月通过商务考察途径来到西班牙,没有西班牙的合法身份。在来到西班牙之前,小孙曾经学习过一段时间的西班牙语,来到西班牙之后,其父亲委托朋友帮助小孙在老外餐馆里找到一份杂工。但是由于父亲的突然去世,小孙不得不向西班牙老板请假处理父亲的殡葬事宜,等父亲的殡葬事宜处理完毕之后,小孙再度前往酒吧准备工作时,却被老板辞退。

  据小孙告诉记者:“妈妈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去了,我在这边没有工作,加上父亲去世的打击对我特别大,我整天脑袋都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做什么好。”

  由于没有经济收入,使得小孙不得不露宿街头,靠捡食行人丢弃的面包、垃圾果腹为生。对此一些侨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希望给小孙提供帮助,但都被小孙拒绝。

  据一名侨胞告诉记者:“他白天就在巴塞罗那邮政总局附近晃荡,有时候看到他扒拉路边的垃圾桶找吃的,挺可怜的一个小伙子,就是没人管,有一些好心人也有愿意给他一点钱,毕竟不愿意看到同胞这样落魄,但都被他拒绝。”

  小孙拒绝别人援助的举动,在很多人眼里引起误会,都误认为这名少年“宁愿在垃圾箱捡东西,也不愿意接受别人援助,肯定精神方面有点问题。”对此,了解小孙详细情况的黄文奎先生无奈地说:“这个孩子非常非常懂事,他觉得他不应该不劳而获,很多人都愿意给他钱或者吃的,他都觉得不劳而获是非常丢人的事情,所以都拒绝了。我们曾经也愿意给他提供帮助,但他非常有礼貌地谢谢我们,说他能够自食其力。后来熟悉之后了解到他的身世,都感觉他非常可怜,需要侨胞帮助。”

  7月26日下午,记者与小孙通电话并了解情况之后,表示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帮助小孙寻求侨界的援助,但这名少年好意谢绝。

  8月1日,通过侨胞黄文奎先生的开导和帮助,因父亲突然死亡而备受精神打击的小孙逐渐恢复理智,表示愿意接受侨界的帮助,但不希望侨界的叔叔阿姨为其提供食宿、现金等帮助,只希望叔叔阿姨能够为其提供工作,靠他自己利索能力养活自己。

  据小孙告诉记者:“父亲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但我很感谢在这期间为我提供帮助的叔叔阿姨们,我现在觉得我需要找一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母亲已经顺利回到故乡并且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母亲并不知道我流浪在外,每次和母亲通电话,我都告诉她我现在不在巴塞,在别的城市打工,我不能把我的情况告诉母亲让她担心,我必须自己振作起来,靠自己养活自己。”

  为此,记者也呼吁旅居巴塞罗那的侨胞能够伸出援手,为身世坎坷的小孙提供帮助,并能够兼顾到这名少年的自尊心,为其提供合适的帮助。

  另一侨胞自杀身亡 具体原因不明

  今年6月,为了打击“贩卖儿童”,新移民法还规定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在进入南非或离开南非时,除了持有护照外,还必须持有出生证明。这一规定适用于南非和其他国家的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这也给游客带来了不便。据南非政府公布的数据,去年共有270万名未成年人进出南非边境,其中约180万人来自其他国家。

  实际上,南非自实行新移民法以来,各相关机构之间的内部协调也比较混乱。《环球时报》记者的一名同事前不久从北京来南非赴任,约翰内斯堡机场的移民官告知其签证信息在电脑系统里无法找到,在经过3个小时与在北京的南非驻华使馆和南非内政部确认后才放行。此外,记者了解到,中国人赴南非办理签证,北京和上海对办理签证要求也不尽相同。

  另据了解,在7月月初,巴塞罗那一名华裔男性侨胞,在巴塞罗那市中心的Montjuic山上上吊自杀,具体原因不明。

  据知情人透露:“我在去一家医院办事的过程中了解到这一信息,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一个华人男子,大概40多岁,在就在7月月初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在Montjuic山上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至于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现在警方经过调查,确定他是自杀。”(徐凯)

  新移民法对南非旅游业的打击引发不满。此外,去年在西非地区爆发的埃博拉疫情也是极大地影响中国游客赴南非旅游。

  此外,由于南非航空公司的巨额亏损,从今年3月底停飞从北京到约翰内斯堡的直航。不过,中国国际航空公司29日确认将于2015年10月29日再次开通这一航线。(驻南非特派记者 倪 涛)

澳门百家j网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