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万访日游客的阴影 靠亲戚送饭生活
17/06/12 永利高投注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经济新闻》5月31日报道称,日本在1年时间内迎来的访日外国游客人数已经突破了2000万。同时,外国人在日本被卷入事件、受害的情况也在增多。虽然日本政府打出“观光立国”政策,但一系列问题反映出被害人救助和入境审查等接纳外国游客的体制还未完善。

  “为什么不退我钱?”在东京新宿歌舞伎町,两名中国男子操着生硬的日语和警察对话。

大马华裔老人为情“闭关”20年靠亲戚送饭生活

华裔老人独居了数十年的木屋。(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多语种拉客宰客

  两名中国男子向另一名男子交了10万日元的“定金”和“保证金”,因为这名男子说可以带他们去夜总会,可收了钱之后人就不见了。店家则表示“我们没收到钱。”警察也很困惑:“我们无法立刻逮捕这名男子”。听了警察的话后,两名男子失望地抱怨道:“我对日本的印象简直差到了极点。”

  从2015年夏天开始,歌舞伎町出现了许多专门针对外国游客的拉客诈骗案件,其中以亚洲和非洲的游客居多。

  首先会用英语搭讪,如果语言不通就换其他人用中文,再不行就用韩语。“这都是有组织的活动”,在歌舞伎町防止宰客行为的律师中村刚这样说。

  日本警视厅为了减少恶意揽客和宰客行为,加强了取缔监管和教育。结果,日本人受骗案件减少,外国人却成为了新的诈骗对象。

  由于外国游客不了解情况,并且在日本停留时间短,即使被骗也无法提起诉讼。日本警视厅负责人对此表示:“我们想了解详细情况,但受骗游客经常说因为还有其他地方要去,就离开了。店家也以‘没人报案’为由对此不屑一顾。”

  孤立无援的外国被害人

  “我儿子生不如死啊!”2015年9月底,在东京霞之关警视厅总部,一名马来西亚妇女泪水涟涟。2013年,她的大儿子(38岁)来日本出差时,和歌舞伎町一个揽客的中国男子起了冲突,面部被打伤。回国后却一直没有恢复意识。犯人受到了法律制裁,却没有给予赔偿。

  如果被害人是日本人或定居的外国人,可以申请国家给予被害补偿金。但是短期访日的外国人不能申请。她的大儿子也没有上伤害保险,手术费等1000多万日元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负担。警视厅负责人说:“虽然很可怜,但我们也无能为力。”

  12月5日电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道,马来西亚一名88岁的华裔老人因年轻时曾在情场失意,近20年来将自己关在屋内不愿见人。最近,亲戚发现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已无法下床行走,于是撬开她家木板,将她送入医院救治。

  据报道,这名身世坎坷的华裔老人数十年来独自住在一间木板屋内,她被亲戚扶出屋外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由救护车载到医院医治。

  她抵达医院时,因不适应外面世界而双手紧紧抓住医院窗口不放,在亲戚和医护人员的抚慰下,她才放下戒备心,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

  据悉,该华裔老人的一名亲戚表示,她幼年丧母,父亲上世纪60年代去世后,她就开始过着独居生活。她年轻时曾遭遇感情挫折,因此想不开而自我封闭。

  这名亲戚指出,华裔老人的亲戚都有自己的家庭,因此没有能力收留她。平常,每当亲戚将食物放在窗口时,她通常拿了食物后就马上关上窗户,不让人看见屋内的情况。

  近年来该华裔老人的身体变差,耳朵也不灵光,亲戚担心她滑倒或不省人事,于是在窗口钉上一块小木头,避免她将窗门关上。

  随着跨越国境的人越来越多,对被害外国人的救助制度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日本常磐大学前校长诸泽英道表示,欧盟已经实行了新的补偿金制度,若游客所属国家为欧盟成员国,当在旅游地遭遇事故时,当事国家应支付补偿金。美国增加了对犯罪被害人援助团体的补贴金额,其中包括外国受害人,并免除被害人在医疗机构就诊的费用。

  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后,访日外国游客将大幅增长。诸泽英道指出:“日本缺乏保障外国游客在日本安全的制度,以及外国游客在日本遇险的支援制度。若不能尽快对现有制度进行完善,日本观光立国的政策无法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这20年来,由于华裔老人没有接触到阳光,患上白内障的眼睛已经失明,只能佝偻身子步履蹒跚走到窗口拿饭吃。

  报道称,该华裔老人的亲戚之后向旅游及文化部长华裔事务官邓伟康求助。据了解,该华裔老人数十年来不曾更换过身份证,国民登记局并没有她的数据,因此需为她重新输入身份数据及更新身份证。福利局官员正在寻找可行方法,如果没有任何亲戚收收留她,或将她送入政府老人院终老。

http://www.uywang.com/KQns/593297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