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演唱会开场前两小时突然叫停 到底有多好
17/03/04 云博

黎明演唱会开场前两小时突然叫停歌迷落泪

黎明演唱会帐篷物料未达防火标准。图自香港《大公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梁朝伟8日于法国驻港领事官邸,接受法国文化及通讯部颁发“法国艺术与文学军官R壅隆薄K鞘孜换搜菰被癜浯讼钍馊佟L跫瘟岬背∷臀牵杂谠缜坝泄亓饺朔志哟牛蚋拘χ改艘ゴA硗猓白形孪贰段沂锹啡思住匪吹囊黄酆蟾小短餍堑纳簟罚谕缟戏璐辉蕖罢獠攀歉呖悸肿魑摹?见附文)。

  嘉玲送吻:梁朝伟是香港重要资产

  4月29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歌星黎明原计划在香港中环龙和道海滨举办八场4D演唱会,但因场地帐篷物料不符合消防条例,首场演唱会在开始前两个多小时突然煞停。不少在场歌迷深感失落,更有人激动落泪。

  黎明昨晚在社交网站两度上载道歉片,及两次抵达现场向歌迷道歉,望能在24小时内尽快解决事件。据悉,主办方不会拆走帐篷,或会向帐篷喷防火物料,使其符合食环署要求。黎明深夜于个人社交网站以短片再回应,表示今日下午四时会公布演唱会能否如期举行。

  黎明原定由昨日起至下月七日,于中环海滨举行“黎明Leon 30th Anniversary Random Love Songs 4D in live 2016”演唱会。但因场地帐篷c∮玫奈锪衔茨芊戏阑鸨曜迹饰椿袷郴肥鸱⒊隽偈惫谟槔殖∷普眨壮⊙莩嵝肓偈比∠?/p>

  活动主办方“AMusic”表示,现由于牌照事宜,未能如期于昨天晚上举行首场演唱会。已购买门票的观众请留意官方微博,稍后将公布最新安排。惟主办方没有在现场作任何安排,仅在场外张贴数张告示,呼吁歌迷先行离场。

  消防处发言人表示,演唱会前两日曾进行两次巡查,均发现演唱会帐篷物料未达抗火标准;而活动使用的灯光放热可引致火警,基于公众安全,未能发出消防安全证书。

  8日,除家人至亲到场支持,好友邱淑贞与沈嘉伟夫妇、王家卫夫妇、锺镇涛夫妇、曾志伟等人现身,见证伟仔获得此殊荣。

  对于老公获授勋殊荣,刘嘉玲表示未想到送甚么给对方,又指好值得香港骄傲,更盛赞老公是香港最重要的资产。而梁朝伟则说:“我只是一分子而已。”

  伟仔坦言对于获授勋感到好开心同荣幸,又谓这个荣誉不是他一人所有,是对他以前拍过的电影一个肯定,而电影不是一个人拍,是跟合作过的人一同分享。

  对于本月27日生日,他表示未想到去那儿庆祝,又透露暂时未开工,但要为新戏准备练好国语,戏中以讲述南京发生的故事。他说:“今年会拍3套喜剧电影,其中有套爱情喜剧、动作喜剧、推理喜剧,一年内会拍完。(再次投入拍戏会否好难?)拍几十年戏,一入片场就OK!(是否追回拍戏时间?)那应该会更有效率,这是一个缘分,也不会觉得拍喜剧会轻松些。”他笑言新戏不是王家卫执导,所以不担心要预更多时间。

  为尔冬升新戏写影评 被赞“满分作文”

  2015年5月,尔冬升导演的电影《我是路人甲》在香港举行了一场小型试映会。活动结束后,曾在尔冬升电影《癫佬正传》和《大魔术师》中担纲主演的梁朝伟写了一篇观后感,标题为《听见流星的声音》。

  文中,伟仔对《我是路人甲》颇多赞美之词,并回顾了自己的演艺之路,文辞朴素却精致,情怀满满。众网友纷纷留言点赞,表示被伟仔的文笔惊艳到了,更有网友称:“这才是高考满分作文。”演员姚晨转发了影评全文,并表示:“没想到,梁朝伟先生的戏好看,文章也写得这么动人!”

  而尔冬升则这样评价:相交多年,知他感性,但没想到他会为《我是路人甲》写篇这么好的文章。这真是太珍贵的礼物了,谢谢!

  以下是影评全文——《听见流星的声音》

  2012年初,《大魔术师》上映。之后的三年里,我和尔冬升各忙各的,几乎再没见过面。

  这三年中,我听说这位老友跑去横店拍了一部和群众演员有关的电影,叫作《我是路人甲》。当时最令我感到好奇的,其实不是他为什么要去拍路人甲,而是他要怎么拍。这个一出道就当男主角,才貌双全又很任性的大个子,他从来都没做过路人甲,他要怎么去拍出路人甲的人生?

  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近突然找到我,说要请我看电影。于是,我有幸提前看到了那部传说中的《我是路人甲》。

  这是一次很意外的观影经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我会想到“舒服”。对,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舒服最清新的一部片,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有传递信息,会让人思考,无论笑或哭都发自内心,毫不勉强。

  尔冬升好像变了,变成熟了。我想他听到这句话可能不一定很开心。时光流转回2001年,那一年,我去横店拍《英雄》。那是我第一次去横店,当时天气转凉,还没有那么多人,我每天踩着单车去片场,收工之后也会骑车到处转转,无聊时还会买些烟花,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放一放。横店的夜晚很静,放烟花的时候会吓到一些乡亲大叫,我躲起来偷笑,假装与我无关。

  那年的11月19号,新闻说晚上会有狮子座流星雨。半夜收工后,我拖着导演还有组里的人跑去片场的楼顶很兴奋地等着。突然,一颗流星划过,然后,又一颗。起初我们都会开心地欢呼,接下来就被越来越多的流星吓到,每个人都不再说话。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我隐约地听到了“咻咻”的声音,起初我有些奇怪那是什么声音,后来随着“咻”的一声,又一颗流星划过头顶,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流星划过天空的声音。

  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流星也会有声音,城市里太嘈杂,人人都很忙,没时间听流星说话。

  流星雨,我至今对横店都留有很美好的印象。时光流转回30年前,当时的我还在卖家用电器,生活无风无浪。那时候我对未来的唯一设想就是,如果没意外的话,大概会一直升职到销售经理吧。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偶尔会觉得,这似乎不是我要的生活,至于我到底要什么,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

  多亏一位老友,那段时间一直给我洗脑,每天给我画各种光怪陆离的蓝图,劝我放弃工作和他一起去考艺员训练班,我最后被他说动,于是迈出了那一步。我很感谢那位老友,但我妈当时很生气,因为她觉得这个叫周星驰的家伙害她儿子辞掉了稳定的工作,去上什么前途未卜的培训班,我至今都记得她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衰仔!我一块钱都不会给你!”

  她真的是讲得出就做得到,在艺员训练班的那一年,是我靠自己之前的积蓄撑下来的。那一年,我每天出门只带十块钱,走路去上课。如果不小心起晚了,十块钱就要交给的士司机,那天便只能挨饿。

  我很怀疑我有没有对尔冬升讲过那段经历,因为,电影里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当年的我,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境遇。不单是他,戏里的每一个路人甲,从初入行时的不知所措,到演戏时的每一次用力过猛,都会让我忍不住笑出声,就好像看到30年前的自己。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带着明确的目标去了横店,而我是在进入训练班之后,才发现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只是演员。

  “演员”这个词对我而言份量太重。2013年,我在L.A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一些“临时演员”,他们平时都在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有的是侍应,有的是清洁工,但当你问他们是做什么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说:“我是个演员。”

  我相信,能说出“我是演员”这句话的人,对演戏一定是有热情的。对我来说,演员的工作就是无条件把戏做好,无关其他。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我,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我至今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做别的,从我入行那天起,就有一个强烈的执念伴随我,就是:不管我的角色是什么,戏份有多少,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

  为了实现这个执念,我努力练习了很久,很难说这个执念就是我最初的“梦想”,但我要对得住“演员”这两个字,就必须做到这一点。

  在片场的时候,我会常常忘记我是梁朝伟,因为我只记得那个执念,到今天也是这样。

  回到眼前。我最近在家里看了很多日本电影,尤其是染谷将太主演的几部电影我很喜欢。看《我是路人甲》的时候,也好几次有种错觉,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染谷将太有些相似,懵懂的样子在无形中化解了故事本身的压力,令到观影过程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是的,《我是路人甲》这故事本身并不轻松,主演亦都是陌生稚嫩的面孔,但尔冬升太聪明,他很清楚,要完成这个题材,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真正的路人甲来演。对演员保持着清楚的认知和无比信任的态度,是他自《癫佬正传》开始树立起来的风格,我一直记得他看演员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对,我没看错,你就是这样的人。

  这感觉有时候很讨厌,但他偏偏总是对的。戏里,年轻的路人甲们在探讨何为成功,我看的时候也在思考。我理解的成功,

  不是衣食无忧,不是获奖无数,而是你能否真正享受每一次努力的过程。有梦想有目标是好事,但如果只看到目标,就很容易忽略过程,就像跑步一样,你一心想跑到终点,就会忘记欣赏沿途的风景。

  所以,

  我们有时不懂珍惜,有时自视过高,有时怨天尤人,其实说到底,都是放不下自我。很多心中不平都因为放不下,当我们学会放下,往往会获得更多。

  梦想,不仅仅是有梦、敢想,还有做梦和思考的过程。因为有了这个过程,所以,结果是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

  在大多数人看来,路人甲只是路人甲,就像偶尔擦过夜空的流星,不会一直停留在你的生命里。

  但是,

  即使微弱如流星,也会有它的轨迹,也会在夜深人静时,藉着划过夜空的那一秒钟,发出属于它自己的声音,希望被有心的人听到。我想,路人甲也是一样,在默默坚持了那么久之后,终于遇到了那个叫尔冬升的人。

  面对演唱会临时被取消,现场不少歌迷均表示惊讶,甚至激动落泪,难掩失落之情。有来自佛山的歌迷姚小姐称,昨日中午11时已由佛山抵港,但直至下午六时半才被通知演唱会取消,整件事情十分儿戏。她续称,经常赴港看演唱会,从来未遇过同类事件,而且主办方事后处理十分差,没有提供明确安排,或会影响她对黎明的喜爱。

  以往演唱会“腰斩”事件不时发生,惟多数事件涉及歌手状态、或天气问题。如2007年张学友在红馆举行“学友光年世界巡忯演唱会07”香港站,至尾二场时,学友因喉咙不适宣布取消;2005年7月徐小凤在红馆举行演唱会,演至第七场时,因为喉沙及身体不适,中途腰斩演唱会等。

  这一次,希望有更多人听见流星的声音,哪怕只有一秒。

  2015年5月24日